哇啊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盛唐中文网s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是一处两座假山分切出的三岔路口。

月光漫过假山石照亮了刺客黑纱之上的半脸,眉目深邃,尤其是那双眼睛,满是冰冷的杀意,宛若一只被人操纵的傀儡,毫无属于人的生气。

此处是块较为宽敞的空地,挥剑自如。

刺客右手提剑,曲臂,铁剑横于身侧,直指乔笙。

乔笙一边向后退,手一边摸上假山,抠出几块碎石握住。

若是他敢刺过来,她就扔石头打他。虽然没什么大用,但聊胜于无。

两方僵持间,俊俊狂吠着从假山后蹿了出来。

幼犬长得快,月余的功夫,站起来已经能够到乔笙的腰了。

它颈间与四蹄的毛发雪白,其余各处毛发黑亮,呲牙立在那儿,目露凶光,颇有些威风凛凛的狗将军模样,大有一种要扑过来,将刺客撕咬入腹的架势。

刺客腕骨内转,锋利的剑刃对准了示威的狼犬。

乔笙喊道:“俊俊快跑,去找袁驰!”

俊俊原本耷拉着的两耳陡然竖起,一愣,“啊呜”哼了一声,扭头就跑。

刺客没有追去,剑锋再次对准了乔笙。

“你还蛮分得清轻重的。”乔笙逐步后退,“是南宫炽派你来杀我的?”

刺客没有说话,看死人一样的目光平淡依旧。

乔笙本来也没指望他能回答,拖拖时间而已。

“你可认识离峰?”

闻言,刺客的双目眼见得睁圆了些,紧接着眉头一拧,“你怎么会认识离峰!”

“无可奉告。”说完,乔笙拐上右侧小路,狂奔数步。误打误撞,前方就有个敞亮的出口,隐隐能看到一排亮灯的侍卫处。

可她尚未来得及高兴,剑气已然于身后呼啸着逼近。

有如高山寒雪的剑刃摩擦声响起。

“刷——”

另一柄铁剑挑开了刺客袭来的剑锋。

乔笙不敢停步,直往前冲,待身后两剑相击的碰撞声飘渺如云雾时,她才在一颗枯柳下刹住脚,捂着胸口急喘几下,回头看去。

只见清亮的月光下,两道黑影相互纠缠,一人黑纱飘逸,一人铁面无情。

刺客往乔笙这边奔袭三步,铁面人的利刃就往回缠他十步。

一进一退,不分上下。

打斗的响动以及门前狼犬的狂吠,终于惊动了侍卫处。

刺客见十余名侍卫朝假山这面持剑扑来,心知寡不敌众,出剑愈发迅速,左手同时伸入腰间,摸出一只泛着幽微冷光的铁镖。

左手一甩,铁镖朝着乔笙迅速飞出!

铁面人出剑的动作出现了片刻的停滞。就是这眨眼的功夫,刺客的铁剑自他腰间划过。

他闪避不及,右腰中剑,咬牙忍住腰腹传来的巨痛,左手一伸,捏住刺客的右肩,卸了他一臂。

“当啷”,刺客的铁剑落地,不再恋战,落荒而逃。

另一边,覃川反应极快。在铁镖飞出的刹那,他踢出一块飞石,撞得铁镖偏钉入石砖,生生将硬石破出一道裂隙。

枯柳下,乔笙看着那只深钉入地的铁镖,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劫后余生的庆幸与后怕击打着她的心头,鼻管一酸,眼泪打起了转。

独自承压许久,得不到唐阮的半点消息,她每日担忧却无可奈何,只能逼着自己努力加餐饭,等他回家。

有许多孤枕难眠的深夜,她都想好好地哭一场。

但唐阮不在,她不能在袁驰他们面前露怯。她得帮他,守住这个家。

乔笙闭了闭眼,强行把泪逼了回去。

她突然很想见唐阮一面,跟他说说话,哪怕只是抱抱他也好。

她是真的,想他了。

俊俊扑来扶着乔笙的腰站起身,小脑袋在她腰间拱了拱,黑曜石般的圆眼最是清澈,乔笙破涕为笑,揉了揉它的脑袋。

铁面人捂着腰腹的剑伤,鲜血染红了他的手,勉力飞下假山。

大约是痛极了,两腿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一下子软跪在地,幸好袁驰及时扯住了他的手臂,否则,脑袋又要再添一伤。

袁驰开玩笑道:“兄弟,虽然你之前伤过我们仨,可也不必行如此大礼。”

贺丘和覃川同时点头:“没错。”

玉穗闻声赶来吓了一跳,确定乔笙无碍后,跑过去冲杵在原地的三人道:“他失血过多,脸都白了,你们能先给他治伤再叙旧吗?”

乔笙从死亡的恐惧中缓过神来,她走到铁面人身边,瞧了眼他的伤。

夜行衣被铁剑划破,露出里面翻飞的皮肉,血流如注,不断从他的指隙间涌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