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主张制止不了就放任。”

——葛东琪《悬溺》

*

“迟迟,早餐我放在锅里了,待会儿你们热热再吃。”

温迟迟昨晚没睡好,今早轻易就因为李香茹收拾东西的动静醒来,听见她的叮嘱,咬着牙刷从卫生间探头出来:“妈,你要去哪里啊?”

“今天厂里加班,待会儿午饭你带思琪出去吃,钱去我卧室的抽屉里拿。”

眨了一下眼,温迟迟点点头,问她:“我爸今天回来么?”

“女儿还是和爸亲啊。”

听李香茹这么随口一句嗔怪般的感叹,温迟迟刷牙的动作顿下来,转身回去吐了一口泡沫。

外面钥匙落在鞋柜上的声音尖锐,李香茹边换鞋边自顾自往下说:“下周一回吧。再说了,得亏是你爸不在家,不然你们小孩子睡到这个时间点要他被念叨的,还是你妈好吧?”

“哦对了,”都要出门了,李香茹又折回来,“昨天做包子的时候还包了些饺子,你待会儿去你奶奶家一趟吧,拿去给她,我都装好在保鲜盒里了......”

“你吃过饭就去啊,在冷冻层里,路上别磨蹭。”

温迟迟仰头晃动完最后一口水,吐出来,舌尖有种被薄荷麻痹的后劲。

李香茹皱了皱眉:“你这孩子,就是动作太拖拉。”

“行了,我去上班了,记得吃早餐啊,别太迟,对胃不好!”

太阳穴有些没睡醒的钝痛,大门被关上,咔哒的锁声后耳边突然异常平静,温迟迟打开水龙头,掬了一捧水泼上脸,眼睛被睫毛上挂的水珠浸得有些涩。

她睁开眼,镜子里,眼下是卫生间的柔光和年轻都修饰不了的黑眼圈,额发被打湿几缕,贴在有些苍白的脸颊上。

“你起的好早啊。”推门进房间,王思琪整个人埋在被子里,声音是早晨的闷。

“动静吵醒你了?”温迟迟从桌上抽纸擦干脸上的水。

“没,我昨晚本来就没太睡好。”王思琪抬腿砸了一下床,“烦死了,感觉差点梦到那两张丑脸!”

四月快要过完,气温已经渐渐回升。高中生的生物钟是最逆人性的衍生品,好像到点不醒人就该有负罪感,没睡好也得醒。

保湿霜在脸上抹开,温迟迟问还在赖床的王思琪:“早餐有包子,吃吗?”

“什么馅的?”

温迟迟想了一下:“豆沙和粉丝的吧,我妈昨天做的。”

王思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得吃啊啊啊,不吃怎么写作业,这么大一堆呢......”

“牙刷什么的在洗手台下面的柜子了啊,你上次用的那套。”

把窗帘拉开,阳光柔和,温迟迟也跟着出去,先倒了两杯水凉上,又去厨房夹了包子出来,还是热的,李香茹原先可能还惯性思维是初中那会儿,王思琪会赖床久一点。

“你妈做包子还是这么有水平!”王思琪拿起包子咬了一口,竖了个大拇指,又问,“待会儿有啥安排啊?先写完作业再去玩还是怎么着?”

豆沙的甜味在嘴里黏腻着,温迟迟端起桌上的温水喝了一口:“我妈让我去我奶奶家送饺子,说是待会儿就去。”

“那去呗。”王思琪点点头,感觉温迟迟今早有些不对劲,又问,“怎么了?你昨晚也没睡好?”

温迟迟点点头:“怪反胃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甜糕猫猫
【感谢大家支持,防盗比例80%】宋时夏靠着灵泉空间发家致富,她厌倦了枯燥乏味的有钱人生活。直到有一天自称是“拯救女配”的系统告诉她平行世界的宋时夏想要跟她交换人生,她交换后发现自己成了八零年代嫌贫爱富的对照组后妈。同样都是当后妈:重生女主斗极品、甩渣男、夫妻和睦,赶上风口创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她”在女主的衬托下人见人嫌,势利眼、嚼舌根、好面子还爱跟人攀比,沦为邻居嘴里的笑柄,最后还因为苛待孩子
言情连载62万字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