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中文网【s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在微博看见男神的访问记录后》最新章节。

姜焉毫不意外,夏沂尔会想要离开这个环境透透气。

临走之前,她提出送夏沂尔回去,被夏沂尔委婉地拒绝了。

姜焉给了贺楮意味深长的一眼,换来了他烦倦地垂下视线,脊骨顶在墙面上,整个人都有些松散到颓的恹恹感。这很少见。

但她的烧始终没完全退下来,一个人回去肯定也不让人放心,最后还是敲定了让贺楮陪她回去。

折返的路上,两人从头到尾都没怎么说话,夏沂尔那缕头发在贺楮的眼皮子底下张牙舞爪地乱飘,但他始终没动。

这种见鬼的沉默一直持续到下午。

从这边到夏沂尔老家的动车旅程挺漫长,要经过饭点。动车上不太有人说话,只在饭点的时候有来来往往的人流走动,大部分都是去饮水机接热水冲泡面的,鲜活的香味横冲直撞。

贺楮知道旁边的人大概什么都不太想吃,但不吃不行,转过头开口低低慢慢地喊了一声:“夏沂尔。”

正在发呆的夏沂尔被吓得一抖。

贺楮的话顿时就卡住了。

他漆色的眼瞳就这样锁在她的面上,心底的情绪罐子陡然破开了个豁口,委屈悄无声息地渗出来一点,被他随便地缝上去一块敷衍过去。

夏沂尔慢慢转过头:“嗯。”

她一眼就觉得贺楮不太高兴,虽然目光很专注,看起来和往日里没什么不同,但总感觉好像一只蔫头耷脑的犬类,有点委屈,又在哄自己别委屈。

酸涩在心口蜿蜒流淌,夏沂尔闭了闭眼,努力把那种极度想要拥住他的情绪甩开:“怎么了?”

贺楮划拉开手机屏幕:“点午饭。想吃什么?”

午饭口味都略有些重,价格还不低。夏沂尔正想摇头,就听到身边的人说:“病号多少得吃点,不然没力气回去。”

夏沂尔点了一碗粥,热过以后慢慢地喝,后半段路上一直没再说话。

天色一点一点地涂暗,当第一丝线擦过列车的窗户时,夏沂尔才意识到下了雨。

其实刚回过家没多久,现在又回家实在是不明智。

不光家里人要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没有借口解释以外,那种相当沮丧的对比情绪也不时袭击着她。

明明上一次也是和贺楮一起回来的。

这一次应该只会有她一个人回家,走在他们一起走过的路上。那些暧昧的拥抱,掩藏在夜色里的心跳,带着香樟树和柚子树气息的风,每一次的回忆都会和现实撞击。

做出割舍的决定实在太不容易。

这些回忆里的温度让她根本舍不得放手。

如果她始终无法得到,还不如不要喜欢。现在停止喜欢,现在强行戒断是最佳时机,这样可以减轻以后的太多痛苦。

从前她总是无法理解,现在却觉得自己明白得太迟。

太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想要割断这份情感,最大的问题是舍不得。人的贪恋在极力排斥理智,原本涂满鲜亮色块的白昼也变得灰暗。

窗外的雨变大了,雨线一根一根地擦过窗户,很快变成了一泼一泼的水,漫天濛濛的灰色。她久久凝视着雨色,整颗心都变得湿漉漉的。

到站了。

在人纷纷攘攘下车的那一瞬间,他却忽地从包里取出一份包装好的礼物,包装纸是很可爱的猫猫图,最上方还打着一个很复杂的结,一看就是贺楮别出心裁琢磨了挺久的。

夏沂尔愣了愣,没有立刻伸手去接。

“不贵。”贺楮敛眸,“我做的。”

她的眼睫颤了颤,心里漾过一阵水波,忽然之间就有点想哭,又忍住了。

她很想要这个礼物,又不能要,可是拒绝了又会伤到他的心。

夏沂尔知道他并不是多喜欢她,但无论是出于什么感情,他都是很认真地准备这份礼物,她应该珍而重之地接过。

于是她这么做了,又放任自己的情感肆无忌惮地在心底流淌。

他们沉默地一前一后出去。夏沂尔包里有伞,她取出来的时候满目怔然。

——是他们最初见面的时候,贺楮递过来的那把伞。她每一次都想着要还,但每一次都忘记还。

她正想问贺楮需不需要一起撑,就看到身边人“嘭”地撑开了一柄伞面很大的黑伞,沉默地走在她的右后方。

伞把两个人割成两个世界,把来来往往的拥挤人流割裂成无数片的世界。除了右后方的人在她眼中是泛着温度的鲜亮色块,其余人都是背景色。

她恍然间有种错觉,觉得整个世界其实只有他和她。

夏沂尔在心里低低地念着,再多喜欢一分钟,再多喜欢片刻,等他回去的那一瞬间她再不喜欢。

再让她贪恋一时片刻好了。

走走停停,她停下时他也停,她往前走时他也走。夏沂尔几次想开口询问贺楮他什么时候回去,却又没有勇气,余光在那道影子上晃过千万遍。

没有具体分割的期限让她难捱。

她的心口慢慢升腾起一种最尖锐、最锋利、最决绝的勇气,夏沂尔正欲回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盛唐中文网】地址:st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