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任风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盛唐中文网s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傍晚,大学,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乌泱泱的人从教学楼出来。

“晚上吃什么?”白清清问道

“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我们去后门看看呗。”

白清清点了点头,两个人挽着胳膊出去了。林榆回头见脱离了班上人群大部队,便好奇问道:“你跟柳霖啥时候在一块的?藏得这么好?!”

“大一的时候。哎呀,那时候封校流感的,大家恨不得关在寝室上网课,要出去约会都没功夫。”有些不太好意思道。

林榆笑道:“柳霖长得不错,成绩也好,就是家里条件差点,他那种地方的人,大男子主义肯定很重,你爸妈知道你们在谈吗?”

“不知道,我哪里敢告诉他们。至于大男子主义…”白清清想了一会儿,她感慨道:“我怎么觉得他怪柔弱的。”说完脸都红了,捂着脸尬笑。

“咦~,你别圣母博爱过了头…”

“没事儿,我就玩玩,玩四年就分手。我爸妈肯定不让我远嫁的。”她开玩笑道,没有谁注意到她眼神的飘忽不定。

林榆听到这话还是有点意外,她还怕白清清有点恋爱脑,现在看完全不像嘛。

白清清和林榆不知道,无聊的解玉正趴在阳台上面看着他们呢,柳霖正在阳台洗衣服。

解玉道:“你女朋友出去了?”

“哦。”

“柳霖,怎么谈了个女朋友,你还那么木愣木愣的,你不陪你家白清清出去吗?”

“她没有叫我陪她出去。”水池旁边传来柳霖搓衣服的唰唰声。

解玉一边收衣服一边道:“我看你最近再看金庸武侠,你发现没殷素素、任盈盈两个都是有名的女魔头,我看白清清也很有潜质呢,至少名字上的很有小妖女的潜质。

那小妖女把你这个老实人迷得这么神魂颠倒的,柳霖你得拿出一点男人说一不二的魄力,而且我看她对你一点不上心。

她一点没有女孩子的黏人,你看白清清寝室的林榆一有点破事就叫陈池洲出去。”

柳霖笑道:“总不能跟老婆亲嘴也要跟你汇报吧。”他用这种话搪塞解玉道,这下解玉哑口无言了。柳霖他得谢谢白清清不太粘人,不然他真的会被忙死。

解玉喃喃自语道:“白清清确实好看,很像上世纪的港星,唇红齿白的,很港风。”

此时白清清两人走到北门,林榆见外面有卖烤红薯的,便道:“咱们去买一个烤红薯当晚饭吧。”

“红薯…”白清清皱了皱眉,她不喜欢吃这个,因为爸妈老喜欢用红薯干煮饭煮粥,她要吃吐了,而且红薯也不好吃。

她突发奇想道:“为什么有烤红薯没有烤土豆,没有人会拒绝土豆。土豆我永远都不会吃腻。”

林榆愣愣瞅了她一眼,知道白清清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想法实在多。

“我去买了,你要不要?”

“实在想不出吃什么。那好吧,我也去买一个。”白清清心想宿舍还有零食,正好今天不买饭了,顺便把零食清一清。

林榆挑了一块大的,白清清挑了个只有鹅蛋大小的,一共花了二块五。

“妈耶,吃红薯,真讲究,还送勺子嘞。”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甜糕猫猫
【感谢大家支持,防盗比例80%】宋时夏靠着灵泉空间发家致富,她厌倦了枯燥乏味的有钱人生活。直到有一天自称是“拯救女配”的系统告诉她平行世界的宋时夏想要跟她交换人生,她交换后发现自己成了八零年代嫌贫爱富的对照组后妈。同样都是当后妈:重生女主斗极品、甩渣男、夫妻和睦,赶上风口创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她”在女主的衬托下人见人嫌,势利眼、嚼舌根、好面子还爱跟人攀比,沦为邻居嘴里的笑柄,最后还因为苛待孩子
言情连载62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