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孽徒的我死遁了》转载请注明来源:盛唐中文网stzww.com

中年男人查探了一下顾云琅的身体状况,确认他的血已经流了大半,根本不可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这才解开了捆绑他的锁链。

锁链上的术法刚一熄灭,顾云琅突然出手捏住了中年男人的脖颈,在他睁大眼睛还没来得及惊呼时,便面无表情地拧下了他的脑袋。

金珠留在体内的能量终于消耗到了极致,顾云琅吐出一口血,顺势抹掉唇间血渍,然后丢掉手中的脑袋,将那个没有头颅的躯干丢在了石柱的下面。

修罗族的血液从无头的脖颈处涓涓地流淌而出,融入了升腾而起的血雾之中。

上一世他看到的那个手札里,最后一段的意思当初他不懂,现在倒是明白了。

这个圣器的启动同样需要修罗族的血液,人族、魔族、修罗族,三族高阶修者的血液融汇注入其中,才能真正开启它的力量。

顾云琅已经无暇去考虑这个圣器到底是什么来头,头顶飘浮的青石已经发出耀眼的光芒,在他的脚下照应出一片阵纹。

赫连沙已经苏醒过来,她震惊地看着顾云琅的身体没入这片阵纹,惊慌地伸手想去拉他,可是手却落了个空。

顾云琅仿佛坠入了一片虚无之中,周围只有一片流光飞逝,什么也抓不住。

流光之中,顾云琅的眼前仿佛回溯了许多过往,从明净宗那间密室开始,不,是从家乡的战火开始,一幕幕过往从他眼前如走马灯一般飞驰而过。

一个身影随着他一同跳入了这处虚空,远远地朝他伸出手来。

当她终于抓住了他的手时,顾云琅听到有个声音在他耳边问:“你是谁?”

过往的画面变成了两个人的曾经,那些月圆之夜,秘境中的,她的世界中的,天火降下时的,他真心实意的,他违心骗她的……

这些画面在周遭的流光中照应出来,一幕幕从两人眼前划过,他改变了自己的模样回到了明净宗,他用那些幽魂惩戒着那些不愿俯首称臣的宗门,他和宋静秋达成协议,他终于离开宗门,踏上了寻找她的路。

然后是魔域之中两人初见,在之后的南潮阁,他在竹箱斋中与林溯的对话,他修改了自己的识海记忆去面对江玉瑶,以及之后共同经历的所有。

拉着顾云琅的手至始至终都很稳。江玉瑶看着流光中的画面,看着这处空间映出的那些时光长河中的过往,只觉头痛欲裂。

一道金色光华从顾云琅左手的碧玉戒指中飞出,直接冲入了江玉瑶的眉心。

头疼的感觉骤然停止,身体的坠落还没有停歇,可是心头却如同哽住一般,曾经经历过的某种情感悍然回到了这个身体。

江玉瑶的手紧了紧,顾云琅望向她的眼神从惊讶到痛心,她有很多问题想问,可是又觉得如今再问已是多余。

当两人的脚终于再次踩上地面的时候,江玉瑶还是松开了他的手,顾云琅却反手一握,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腕。

“玉瑶……”他想说什么,却被江玉瑶直接甩开。

“什么也别说,不说我们还可以继续合作,说了,我们就一拍两散。”

她在画面中也看到了那夜的生离死别,看到了他独自跳崖,粉身碎骨。

可是她会为此开心吗?她不开心……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非常的愤懑,也非常的难受。

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江玉瑶想如实问他。可是问了又有什么用呢?若是易地而处,自己又会如何做?是不是也会为了让对方活下去,而故意伤害他,然后美其名曰为了你好?!

她不要这种,她想要的是比肩而立,共同承担!

可是他,却换了个容貌换了个名字重新走到了她的身边。

云无江……江玉瑶此时再念起这个名字,终于明白了它的意味。

呵,云无江……

江玉瑶闭上眼收敛了一下心神,然后转身指着远处的一棵大树,转移了话题,“应该就是那里。”

大树旁,有一片繁复阵纹在空中流转。树下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想来应该就是林溯的阴神。

“进来之前我给林溯发了传信符,”江玉瑶道,“他们应该很快便能赶过来。”

顾云琅的目光紧紧地追随着江玉瑶,心中百感交集,却只能点头说出一个字:“好。”

江玉瑶飞身掠到树下,那阴神闭目盘坐,并没有对江玉瑶的到来有什么反应。

“看来真元已经耗尽了。”江玉瑶担忧道。

她看向那片繁复阵纹,上面已然出现了细碎的纹路。有阵阵白光忽明忽暗,又似乎有什么力量从里面向外冲撞,

一阵轰然炸响,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天而降,然后又是一个,数个,十数个!

“是那些修罗族。”江玉瑶沉声道,“他们来得真快。”

最后是十几个修罗族站在了江玉瑶和顾云琅的面前。顾云琅下意识挡在江玉瑶的身前,招出所有幽魂立在他们的身后,幽魂身型骤然膨胀,比那些高大的修罗族高出数倍!

两边一句没说直接动手,江玉瑶则护在林溯的阴神旁边,提防着那些修罗族的偷袭。

对他们来说,最在意的还是林溯。若能将林溯的本体和阴神一同消灭,这世间便再也没有刻意封印他们的人!

繁复阵纹上的能量波动突然开始衰弱,那阵阵白光明暗交替得更加厉害。江玉瑶能感觉到那种破开禁制的冲击感,她看着顾云琅与那些修罗族死战的样子,心头骤然发紧。

她不希望他死,甚至不希望他受伤。不管他是云无江还是顾云琅,她都希望他能好好活着,最好能陪在自己的身边。

一个手持长刀的修罗族向着顾云琅直劈而下,另一个持剑的修罗族向着顾云琅直刺而来。顾云琅周围的幽魂已经被这十几个修罗族砍杀得所剩无几,这一刀一剑眼看着只能避开其中之一,另一边,江玉瑶护着的阴神背后也出现了一道高大身影。

眼前的画面中,顾云琅和林溯都命悬一线,江玉瑶似乎只来得及救下其中一个。

电光火石之间,周遭的一切仿佛放慢了速度,江玉瑶似乎听到有人在问:“救一人,还是救苍生?”

救一人?还是救苍生?

江玉瑶第一次觉得这个问题如此老套,又如此恶毒。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羽青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盛唐中文网s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