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上人》转载请注明来源:盛唐中文网stzww.com

刘晖觉得齐敬有些古怪,自上次留意到齐敬仍未动笔后,他便多留了几个心眼。

晚上临走前,他等在齐敬画室外,在齐敬打开画室门的时候扫向齐敬桌上。

今日已经是画赛第十天,他桌上的的笔连润湿的痕迹都没有,画纸也不曾抽开。

“齐兄还没动笔?画赛只剩五日了。”

齐敬乜着眼看刘晖,这蠢人真是瞎操心,明日他便能拿到又柳的画,急什么。

“刘兄弟倒是为我操心。我这些日子一直在思索画题,你说说一个夏字该怎么画?”

“游人纳凉,稚童戏水,夏花烂漫。”

齐敬脸上颇有得意之色,知道刘晖的画快到末尾,再不得更改,放心道:“刘兄弟说的不错,可是太俗了。依我看,想画夏,就要画凉却不只是凉。”

刘晖未曾想到这一点,有些意外齐敬在作画上真有几分巧思在,他对画题的理解可谓另辟蹊径。

齐敬很是享受刘晖眼中闪过的惊艳,朗声笑着拍上刘晖的肩,“走吧刘兄弟。”

画室内,薛椋泓看着画上清冽的碧潭,又柳在一旁道:“所以我的画,是要用夏热比出夏凉。”

“我仔细想了许久的。”又柳捉着笔站起身,俯视桌上的画。

多数人画夏,画的都是夏日中某处的景致,或庭院深深,或池中碧荷。

又柳不画这些,反让画中有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之感。

薛椋泓看向又柳的目光中不掩饰其中的欣赏,“若我是评画师,要封你的画一甲。”

又柳笑起来,若他在评画时能想起自己的话就好了。

又柳俯下身准备继续作画,薛椋泓兀自抽出一张画纸,取笔沾了墨。

又柳留意到他的动作,“殿下画什么。”

薛椋泓定定看着又柳,又柳心头轻跳。

薛椋泓已经开始下笔,寥寥几笔便勾出她俯身作画的模样。

薛椋泓的目光不是扫在又柳侧脸,没一会又柳便感觉到被薛椋泓注视的那半张脸烧起来。

薛椋泓勾起唇,喉间发出气声轻笑。

那笑声轻飘飘落在又柳耳中,又柳脸色更红。为了不让自己在闹出笑话,又柳强装镇定忽略薛椋泓的轻笑,将全部心神放在笔尖。

又柳的心思放于画上,很快平静下来。

薛椋泓指尖画笔停住,默默看着又柳的侧脸。

又柳脸颊白里透粉,落于画上的眼神明亮、专注,能让人感觉到她对于下笔的重视。

知道她是母后送到自己身边的人,他还觉得母后太小瞧了他。

可几番接触下来,薛椋泓知晓是自己小看了又柳。

她大胆热情、活泼明媚得恰到好处,也足够认真诚挚,所以即便有出格的举动也不让人觉得轻浮。

他本该是一潭死水,又柳却能点水拂波。

薛椋泓敛眸,笔尖再次勾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燃尽

燃尽

半截白菜
季听与谭宇程曾同桌两年,喜欢过他,就如昙花一现。但他眼光,从没放在她身上过,她就知道,她和他不可能。他们彼此熟悉,也常联系,常相聚。她清楚知道,他与前女友分手,至今不甘。终有一天,他们会复合。但她没想......
言情连载6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云娇雨怯

云娇雨怯

韫枝
新文《夫君的秘密》已开,欢迎移步~姜泠怕极了步瞻。他心狠手辣,虚伪自私,目中无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是赫赫有名的奸臣。前一刻还当着众人、恭恭敬敬地接过御赐的婚书,下一刻就将当朝天子幽禁于长明殿。人前,步瞻揽过她的腰身,替她簪鬓角海棠,温柔唤她夫人。人后,他从不在闺阁内怜惜她一下,就连她临盆那日,对方还在外处理政事。那夜大雨倾盆,姜泠浑身是血地躺在床上,隐约听见有人冲进来大喊:“相爷说弃母保子,务必
言情全本9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