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泽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盛唐中文网s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降谷零一脚踢开妄想偷袭他的人,拎起地上失去意识的人挡住拐角冲出来的参赛者,还顺手给靠在围栏边的人补了枪。

每一个看他们只有两个人的参赛者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无论是反应,速度,力量,技巧,降谷零都是完美的程度,甚至一路打下来都没能让这个男人出半分汗。除了一开始还对枪不太熟悉的样子,后面确认了参赛者都没有收到伤害之后,就放开拳脚,相当轻松的收割着一批又一批的参赛者。

碍于是领地赛,所以除了赤井秀一坐镇的大本营之外,还需要枪夺代表着分数的道具。这就导致拿着道具的降谷零不得不迎接着络绎不绝的参赛者,脚下堆满了不自量力想要近身偷袭的人。

工藤新一那边也是一样,虽然没有降谷零的身手,但是少年人弥补了降谷零顾及不到的地方,甚至脚下那一双足力增强的球鞋踢出的足球直让众人避之不及。还有选手在淘汰之后,强烈要求主办方禁止将足球作为武器!

就如同一开始说的那样,这三人出马,就和欺负人一样,又怎么会拿不到冠军。

在长达两个小时的激烈战争后,三人就像是从人堆里出来的一样,不管是降谷零还是赤井秀一都失去了互怼的力气,工藤新一更是懒得整理自己乱成一团的头发。

“我说真的,下一次说什么我都不参加了。”工藤新一有气无力的说着,能够和这个相比的,也就是当初组织决战的时候了。

“我倒是觉得可以多来参加几次。”成年人明显考虑的更多,对于他们而言肯定是有些不够看,但是如果给新人训练的话还是很不错的啊。

此时还在加班的fbi和公安同时打了个喷嚏,纷纷感受到一阵恶寒。

“这个后勤保障很不错啊。”轰隆隆的大型卡车经过,施工队开始专业抢修在刚刚的活动中受损的建筑设施,医疗队也有条不紊的把地上昏睡的人们拽起来放在指定的停放点,有受伤比较严重的则是抬到担架上送往医院。

一个像是工作人员的人邀请他们前往颁奖现场,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再不快一点就要到居民休息的时间点了。

“来,看这里。”摄像师举着单反对准僵硬的三个人,这次的比赛从颁奖到散场只花了十五分钟,只需要给胜利者拍个合影留作纪念,基本就结束了。

这就是为什么诸伏景光他们捂着肚子憋住笑意看着三个举着印有自己头像的大型奖牌,脸上还挂着僵硬的笑容的人,摄像师甚至还在让他们凑得近一点,笑得自然一点。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被夹在中间的工藤新一感觉自己快要成为三明治火腿了,他都听到身边的两个人咬牙切齿的声音了啊喂!

“所以,你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吗,zero?”诸伏景光看着这个充满着活力的降谷零,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美好的警校时期。

一直以来好奇自家幼驯染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在今天一天算是亲身得到了答案。降谷零此时也理解了为什么平日里诸伏景光碰到歹徒之后为什么会淡定的拿出一些正常人都不会有的危险性武器,又是为什么对于各种突发事件有着良好的适应性,原来是被熏陶的啊!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回去休息吧。”宫野明美温柔的招呼着大家返程,看向赤井秀一的眼神里也少了当初的哀伤、隐忍、还有爱意。不过在一切结束的最后,他们能这样平静的互相问好,成为互相熟悉又陌生的兄妹,也是能够达成的最好结局了吧。

距离也不远,大家就这样慢慢散着步,诸伏高明和诸伏景光走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讲述着生活中有趣的事情;萩原研二和萩原千速打打闹闹,双方都挂着幸福的笑容;兰道夫和科森还是那么针锋相对,半句话说不到一起,小学生似的揪着对方头发,诺瓦娅就好气又好笑的夹在中间劝阻着他们;赤井秀一想要了解明美的事情,但是灰原哀死活不允许他接近,柯南为难的看了看赤井秀一和灰原哀,一时间不知道到底该向着哪一边。

“喂,我说,金毛混蛋,你该不会要流泪了吧。”和降谷零并排走在一起,松田阵平调侃的看着降谷零微微泛红的眼眶。

“你才要哭了,卷毛混蛋。”完全是条件反射的呛了回去,降谷零也怔愣了一会儿,释怀的笑了。

“我从来没想过,我们还能像这样普通的走在街道上。”降谷零仿佛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和松田阵平倾诉着,“自从...死后,我再也没想象过,能够和你们再见面,我也不知道用一种什么态度去见你们的家人。”

“我甚至都已经准备好每一年都给你们扫墓的准备了,甚至在班长车祸住院的时候,我都在想,命运啊,你是不是对我太过苛刻了呢。”

“现在想来,在和你们重逢之前,我已经准备好随时为国捐躯了吧。不管是组织也好,公安的工作也好,都是凭借着一股执念去做了。”

“但是,还好命运眷顾与我,让我们能够再次相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浸入蓝夜

浸入蓝夜

越六关
简介:温柔×拽王【1】缪(miào)蓝是北宁的名媛典范,貌美温柔,知书达礼。公布婚讯时,外界一片惋惜。和她联姻的贺京桐,脾气拽、嘴又毒,绝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儿。......
言情连载17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