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盛唐中文网s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瞬间叶青青脑子里闪过很多想法,可她最终只是平静的看着卫恒,轻笑着道了一声“好久不见”。

卫恒感觉自己像是一拳砸在棉花上,眼前的小姑娘长大了,当初个子瘦小还不及他肩膀,如今已经超过他下巴,身材高挑匀称,身段窈窕,风姿绰约,那双黑而亮的杏眼依然清澈澄明,从前只能算清秀的脸颊,已然是清水出芙蓉,五官小巧而精致,柳叶弯眉,粉面桃腮,不施粉黛已然是让人惊艳的美色,可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倔强与不悦丝毫瞒不过他,他知道她肯定是生气的,可是她却笑着跟他说好久不见。

一时间卫恒都不知道要如何反应,愣愣对上叶青青宁静的眼眸,有些心虚的与她寒暄,“这两年你可好?家里一切都好么?”

叶青青笑着点头,“都挺好的。”

两人之间再次陷入沉寂,叶青青也不反问他,完全不按常理。

卫恒下意识转动着手里的笛子,思忖了下又开了口,“你今日来静安寺是有何事?”

“来见我夫君。”叶青青话在唇舌中绕了一圈,不想跟卫恒扯出自己冥婚的事情。

卫恒心里大震,手里转动的笛子蓦地停下,不可置信看着叶青青,这才注意到他一直忽略的,从前头发扎发随意的小姑娘今日却是盘着一个已婚妇人头,她竟然成婚了?他记得上次在青石镇都没有听说她成亲的消息,怎么会如此突然。

“你……成亲了?”卫恒一时间没控制住清洗语气带了几分急,捏紧手里的笛子。

“嗯,成亲了。”叶青青轻轻点头,眼神坦然。

“何时之事?为何……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卫恒心里满腹疑问。

叶青青有些不解的看着卫恒,只静静看着他,什么都没说,可她的眼神里却藏着千言万语。

青石镇仁和堂等了你三天你也不愿意见一面,此刻又故作一脸惊愕,仿佛她成亲没有告诉他是一件让人难以理解之事,可叶家村人都知道啊。

叶青青觉得都没有必要说了,从前他没有把自己当朋友,往后他们不适合再做朋友。

“就这两天。”叶青青含糊带过,不想过多提及此事。

“夫家何处?他……你新婚夫君人好么?待你好么?”这下换卫恒如鲠在喉了,沉默良久,一双眼眸紧紧盯着叶青青。

叶青青只觉得卫恒的眼神盯得她有些喘不过气,嗫嚅答,“我夫家就在府城,他……夫君是个保家卫国的大英雄,夫家待我都很和善。”

赵二公子的英雄事迹天下皆知,是个好人。

赵家有老太君待她和善,也不算骗他。

“那还挺好,听着是个不错的人家。今日有些突然,我都没给你准备新婚贺礼,改日,改日我准备好定给你补上。”卫恒表情有些不自在,看着叶青青平静如水的模样,他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贺礼就不必了,左右婚礼都过去了,卫恒大哥,今日正好遇到,你可否告知我大哥的消息?两年了,我们全家都很担心他,我娘很想大哥,若是他平安,你让他回家见见家人。”叶青青当即拒绝了卫恒要补贺礼的好意,直接转了话题,也是她最关心的。

“好,我会通知他早些回来与家人团聚。”卫恒深吸一口气,点头答应。

两人之间再次沉默着,不远处传来巧儿的声音,似乎在叫叶青青,叶青青愣了下知道该走了,“我家人来寻我,天色不早,我得回家了。”

“好,路上小心。”卫恒微垂眼眸点点头。

叶青青又看了一眼卫恒,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转了身。

卫恒看着叶青青越走越远,忍不住开口,“你有没有别的话要跟我说?”

“对了,当初五香粉和藤梨酒卖的钱,你的那一份还在我手里放着,等你什么时候有空,叶记食肆,我让我娘将那钱和账单都拿给你。”叶青青想起了与卫恒还有没有算清楚的账。

“只有这些?”卫恒没想到叶青青对他当初不辞而别一句话都没问,反倒是跟他算账了,想到当初到底是自己理亏,他还是道了歉,“两年前事发突然,不辞而别很抱歉。”

“没关系,你的事情肯定很重要,能理解。我该多谢你护我大哥周全。”巧儿的声音越来越近,叶青青说完头也没回便走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BE后全员火葬场

我BE后全员火葬场

起跃
(日更每天下午三点前,隔日加更)封家长子封重彦到沈家的那日,沈明酥躲在屏风后,窥见其跪在父亲身前,青衣素带如凛凛寒冬中的一株傲菊。四年后,父母离世,她带着两人的婚书,跋山涉水寻到了封家。再见封重彦,他已是百官之首,位极宰相,一身官服英姿飒飒,漠然从她身旁走过。一年的寄人篱下,如同初到之日那般,沈明酥受尽了冷眼,终于明白强扭的瓜不甜,她不能再挟恩图报。*封重彦在落魄之时,沈家对他施以援手,救命之恩以
言情连载42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云娇雨怯

云娇雨怯

韫枝
新文《夫君的秘密》已开,欢迎移步~姜泠怕极了步瞻。他心狠手辣,虚伪自私,目中无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是赫赫有名的奸臣。前一刻还当着众人、恭恭敬敬地接过御赐的婚书,下一刻就将当朝天子幽禁于长明殿。人前,步瞻揽过她的腰身,替她簪鬓角海棠,温柔唤她夫人。人后,他从不在闺阁内怜惜她一下,就连她临盆那日,对方还在外处理政事。那夜大雨倾盆,姜泠浑身是血地躺在床上,隐约听见有人冲进来大喊:“相爷说弃母保子,务必
言情全本9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