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荻弯受伤,季正不顾罗磊的拼命阻拦,奋力推开罗磊的手,加入战局。

荻弯见季正冲上来,不由地瞪大眼睛地怒斥道:“不是让你跑吗?不要命了吗!”

“可是你很危险。”季正朝荻弯笑了笑,然后使劲想要掰开沈伯的胳膊,沈伯虽然一把年纪了,但力气比季正这种常年不锻炼的小鲜肉大的多,季正努力了半天,还是没有将沈伯和荻弯分开。

而云霜似乎有些厌倦这种猫捉老鼠的攻击游戏,她突然掉转了目标,向着季正来了。

荻弯这边正在焦头烂额,一不留神就没看住季正,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等她反应过来之时,季正已经被云霜抓住了,摔在了角落里。

罗磊这时候也跑上来,他先是一个手刀砍中沈伯,沈伯的身体立刻软了下来,荻弯才得以脱身。

“你怎才来?”荻弯用责怪的眼神看着他,如果他早点出手的话,自己也不至于陷入困境,而季正也不会因为救自己被云霜抓住。

“抱歉,我得优先阿正。”罗磊垂着眼说道。

荻弯抿了抿唇,终究是没再说什么,只是沉默地握紧手里的桃木剑。

是啊,从始至终,他们本来就是雇佣关系,她和罗磊连同事都算不上,她暗自嘲笑自己,年轻了几岁,连想法都开始幼稚了。

罗磊不敢再看荻弯脸上的表情,他闷头冲向季正,试图将他从云霜的手下抢回来。荻弯见状,也挥舞着桃木剑拦住云霜。

云霜见自己手中的猎物要被人抢走,急忙飞扑到罗磊的身上,罗磊正奋力想要救季正,一不小心将自己的后背完全暴露了,只一瞬间,云霜那锋利如钩状的指甲狠狠地抓在了罗磊的背上。

罗磊痛的冷汗直冒,他的衣服被抓破了,背上立刻留下几道黑红的血痕,不停地往外渗着鲜血。但他在刚才被攻击的一瞬间,选择了用身体紧紧地护着了季正。

“磊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罗磊勉强忍着疼痛回答道。

季正被罗磊压在身下,即使被挡住视线,他也感觉到罗磊因为疼痛而僵硬的身体,这是再一次别人为他受伤,一股愧疚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全身,他此时非常痛恨自己是这么没用,什么事情都做不好,而且总是把一切都弄得很糟糕。

眼看着云霜又要向他们攻击过来,季正奋力想要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罗磊,但是罗磊仍旧死死地压着他,企图用自己的身体为季正抵挡,就在云霜尖利的指甲再一次挨到罗磊的时候,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荻弯挥剑斩断了云霜的长甲。

“蠢货,还不快跑!”荻弯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

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得以喘息之机,迅速松开对方,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往另一个方向跑过去。

云霜对于荻弯的攻击非常愤怒,虽然她作为武器的指甲被齐齐削断,但作为一只厉鬼,她能攻击别人的地方远不止于此,她面向荻弯,眼眸中红光闪过。

眼看着云霜要向自己发难,荻弯握着剑的手有些颤抖,刚才她狠命地再一次咬破自己的舌尖,将血喷在桃木剑上,因为她现在没有纯阳血的助力,即使用了这个方法对付云霜这种有道行的老鬼还是很棘手的,所以刚才的一剑并没有给云霜造成很大的实际伤害。

她将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符箓通通一股脑地甩向云霜,这个方法虽然很笨,但为她争取了一点点逃跑的时间,她转身迅速也朝着门的方向跑过去。

谁也没想到的是,这种时候还是出现了意外,工坊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一时间,屋里兵荒马乱。荻弯忍不住爆了粗口,几人忙着撞门,试图能破门而出。

就在这时,屋内响起一声娇喝:“云霜,你的沈知儒在这儿!”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沈嘉颖悄悄跑到了挂满照片的墙边,她的手中抱着一个相框正是她曾曾祖父沈知儒的单人照片,她的声音也成功吸引了云霜的注意力。

见云霜朝着自己飘来,沈嘉颖马上将相框扔给了云霜,云霜竟然一把接住了。然后如珍似宝地将照片抱在怀中。口中含糊不清地轻声唤着师父二字。

也许是云霜对沈如儒这百年间的爱大过于恨,她的黑气竟然奇迹般地慢慢散去了,眼底的猩红也渐渐消失不见,片刻之后,居然慢慢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见此情景,荻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知道现在的云霜,对他们而言,威胁不大了。

荻弯牵起季正的手小心翼翼地靠近云霜,原本沉浸在爱憎之中的云霜猛然抬起了头,季正见状,迅速将荻弯护在身后。

云霜看着他的动作,却微微一笑,“原来师父也习惯将我这样护在身后,你也爱她吗?”

“你误会了,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荻弯从季正身后探出头来解释道。

云霜仍是看着她笑,“小姑娘,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一样的,他看你的眼神就像师父看我一样。”

荻弯:······

云霜接着说道:“我都想起来了。这位少爷,对不住您,那日你装作师父的样子,我又浑浑噩噩地将你当做了他,和你牵了红线······”

这下大家全都明白了,季正当日在这沈宅里参加了开机仪式,而且又做了沈知儒的妆造,让当时神志不清的云霜误以为他是自己的爱人,便将红线给他和自己系上了,季正这是受了无妄之灾,但事已至此,只能尽快解决了这个麻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盛唐中文网【s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玄学大佬她只想挣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言情连载454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