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安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盛唐中文网s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那是个和往日一般的午后,昨日下过的雪还未消融。

尹志高头天就约了李翠去街市逛逛,顺便也约了那两个家丁。

他站得地方是离家很远的另一个街尾,倒是离酒楼不远。李翠演出完便与爷爷辞别,向这边走来。

很多客人意犹未尽,还假装无事地跟着李翠。

于是在尹志高的记忆里,李翠的脸第一次清晰。

她还没来得急回家放下自己的琴,也没来得急卸下出门时精致的装扮,面上只略略施了粉黛就脱俗出尘,穿一身青色薄纱裙,其上披了件深蓝色连帽斗篷。

尹志高见李翠走来,连忙弓腰低头,畏畏缩缩地站好,弱鸡般叫一声:“姑娘。”

白姬花都汗颜,这尹志高在赌坊那叫一个潇洒豪放,在李翠这里,就是这副未出阁小姑娘般的样子,或者说,不该用小姑娘来形容他,小姑娘又没做错什么。

李翠抱琴而立,柔和道:“不是要逛逛街市,走吧。”

说完就来拉尹志高的衣袖,却被尹志高躲开。

李翠不解地看他,他才畏畏缩缩抬头,哆哆嗦嗦道:“姑娘先在这里等等可好,我去买根糖葫芦给姑娘吃。”

从李翠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她不解。

这里虽然荒僻,但也还是有行人和一些租不起好地段铺面的商贩的,而且两人是要逛街,自然可以等路过的时候再买,何必非要一个人等在这里。

但李翠还是点了点头。

记忆的主体是尹志高,白姬花和魏成师无法留在李翠旁边,于是只能跟着尹志高走。

他也压根儿不是去买什么糖葫芦,只是在不远处和那两名家丁会面,赎出了陪他东奔西跑的,从火场救出的小孩。

两名家丁只说是府里缺洒扫丫鬟,要李翠吃吃苦头。

尹志高便和他们说:“到时候你们只管告诉她我被掳了,需要她去府里赎人,她便会跟着了。”

两名家丁给了他一些银钱,确定了李翠身处的地方偏僻,便奸笑着走了。

如此一来,尹志高便跑得心安理得。

不过,或许是良心未泯,他走之前还是去敲了李翠家的门,告诉李老头去寻一寻李翠,李翠不见了。

终究没有说实话。

尹志高并没有出城,而是拿了出卖李翠的钱,再次进了赌坊。

白姬花只在心中感叹,不论是什么时代什么世界,赌鬼的特性都是出奇的统一,倾家荡产,死不悔改。

他在赌坊得意,不知天色渐暗,直到手中那点钱又进了东家的口袋,才灰头土脸的下场。

“今日您这里,好不热闹啊!”

一道浑厚的声音自赌坊门口传来,那个拿黑钱的东家远远迎出,点头哈腰地请着。

白姬花抬头,便看到了那位从家丁手中救下尹志高的酒囊阔公子。

他踏步走来,左摇右晃,每看到一个赌客就大笑几声。他身后的小厮便从钱袋中掏出一锭银子递给那个赌客。

看起来心情颇好。

他走到尹志高面前时特意停留,拍拍他的脸,充满自以为是的欣赏,然后大笑着走向赌台。

而那个散钱的小厮给了他三锭银子,道:“今日少爷高兴!”

尹志高正想着如何捞回失去的钱财,忙接下,再次走向赌桌,而酒囊阔少就在他邻桌。

“不知公子,今日是遇到什么喜事了?”那店东家清着那方赌桌的场子,谄媚问着。

酒囊公子不屑看他,只笑着放下一堆银子,对着对面专为他安排的对手,道:“来!”

老板讪讪候在一旁,好在撒钱小厮过来,道:“这得多谢我们尹公子了。”

尹志高沉迷于谁大谁小,完全没听到小厮的声音。

“嗯?”老板问。

“我们公子生得高贵,什么东西不是伸手便来的,这独独有一样东西,始终得不到,但偏偏今日,托了尹公子的福,我们得了!”小厮得意地撇了眼尹志高。

尹志高的钱,又没了。

“您是说,翠儿姑娘?”赌馆东家,什么不知,这小厮一说,他便明白了。

尹志高恰好听到,他猛得抬眼,满是不可置信。

随后狂奔出门,再顾不上什么银钱。

而他一直抱着的小孩,也早不见了踪影。

这天微黑,满城便飘起了鹅毛大雪,雪片覆在昨日的雪片之上,厚厚垒起,快步奔跑踏在其上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街上的摊户们早收了摊,奔至家中吃饭取暖去了。

尹志高一路跑一路跑,跑至李翠家时往里看,里面没有烛火,没有生人气息。

他又狂奔至酒楼,酒楼中客聚如潮,偏偏未曾听到月琴和二胡的声音。

他一跺脚,拢了拢漏风的衣袖,跑至那片荒街,无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BE后全员火葬场

我BE后全员火葬场

起跃
(日更每天下午三点前,隔日加更)封家长子封重彦到沈家的那日,沈明酥躲在屏风后,窥见其跪在父亲身前,青衣素带如凛凛寒冬中的一株傲菊。四年后,父母离世,她带着两人的婚书,跋山涉水寻到了封家。再见封重彦,他已是百官之首,位极宰相,一身官服英姿飒飒,漠然从她身旁走过。一年的寄人篱下,如同初到之日那般,沈明酥受尽了冷眼,终于明白强扭的瓜不甜,她不能再挟恩图报。*封重彦在落魄之时,沈家对他施以援手,救命之恩以
言情连载42万字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往生酒
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立意:不论大爱和小爱,都是爱。洛尘为了渡劫成神,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逆改天命?拯救末日?洛尘表示: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
言情连载60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饲蛟

饲蛟

上灵
这条上天入地,为天道钟爱的龙,此刻正毫无所觉地昏迷着……蛟想:也许千万年来他所等待的化龙机遇就在今日。——只要吃了他!可……为什么每次他想张嘴偷袭总能被对方抓个正着?
言情连载11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云娇雨怯

云娇雨怯

韫枝
新文《夫君的秘密》已开,欢迎移步~姜泠怕极了步瞻。他心狠手辣,虚伪自私,目中无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是赫赫有名的奸臣。前一刻还当着众人、恭恭敬敬地接过御赐的婚书,下一刻就将当朝天子幽禁于长明殿。人前,步瞻揽过她的腰身,替她簪鬓角海棠,温柔唤她夫人。人后,他从不在闺阁内怜惜她一下,就连她临盆那日,对方还在外处理政事。那夜大雨倾盆,姜泠浑身是血地躺在床上,隐约听见有人冲进来大喊:“相爷说弃母保子,务必
言情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