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中文网【s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百年修得NPC》最新章节。

见阿妖和君珩睁开眼来,苍玉神色舒缓下来,右手轻勾琴弦,传出疑问的琴调。

君珩循声转头看向苍玉,安抚的道:“你放心,我们没什么事。”

苍玉轻轻点头,双掌平抚在琴弦上。

阿妖松开握着吉金的手,在白发寨老的连声询问下,答非所问道:“寨老,当初被吉金送到山神庙的那些姑娘们,如今都在哪儿?”

一句话,直让焦急的寨老变得惊愕,哆嗦着嘴唇不知道说些什么。

末了,紧紧握着手杖道:“……你,你们怎么知道的?”

“算起来也应有十几年了,那些姑娘如今还活着吗?”阿妖再度追问,寨老目光闪烁的低下头去,“我,我不知道。”

“……因为她们是献给了山神大人,”白发寨老苦涩的摇了摇头,“当初,我久久等不到吉金回来,就拄着火把进山寻他,最终在山神庙前,寻到了心口插着簪子,昏迷不醒的吉金。”

“吉金身旁的驴车还在,但是姑娘们全都不见了踪影,想是山神大人带走了她们。”

君珩走向寨老面前站定,“寨老,你们总说是受到山神的指引,敢问可曾真正见过山神?”

“不曾,”寨老摇头,却又极力辩解道:“但落日峰真的有山神,当初若非山神以树皮留字指引祖辈下山避难,只怕那滚滚天雷,早就覆灭了我们竹寨。”

“也就是说,从你们祖辈到现在,这位山神都不曾露面,只用树皮留字为讯?”

“那些刻字的树皮呢?”

“每次看完,就焚烧了啊。”

“你的儿子可以醒,但他不愿意醒来,”阿妖原本是坐靠在床榻边的,此时正借力床榻站起身,衣袖轻柔的覆住手腕红线,她看向寨老道:“因为他做错了事。”

寨老欲言又止里,君珩明白了阿妖的意思,便提及往事道:“寨老,当初那十几位姑娘的来路,你可知晓?”

“不就是用卖香的银钱,去牙婆那里买来的么?”寨老不觉得这有什么,“再说每隔五十年,山神就会指引竹寨这般行事,以前也从未出过纰漏。”

“是么?”阿妖难掩气愤,一手紧紧握成拳头,“你当真不知,那些姑娘是被下了迷药,趁着大火遭乱时,被竹寨众人偷摸抢来的?”

“什么!”寨老震惊抬眼,就见阿妖一五一十道:“这件事情里,罪魁祸首便是那个叫阿丛的,是他欠了三百两赌债,吉金为了救下他,花掉了卖香的银钱。”

“也是那个阿丛,谋划了出放火烧院下药抢人的馊主意,若非如此作孽,吉金怎么会被姑娘刺伤而昏迷至今!”

见寨老浑身轻颤,备受打击到站不稳,君珩上前将人扶住,听见对方嘴里喃喃着‘阿丛,怎么会是阿丛’后,便对着阿妖微微摇头。

阿妖望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吉金,再看看头发花白的寨老,终是略微烦躁的抬脚离开。

刚走到院子里,就看见正在为九爻众人添水的荆褐,对方笑着为她递上竹筒,“阿妖姑娘,敢问吉金阿叔可醒了?”

阿妖正要接过竹筒,又想到荆褐知悉竹寨众人,便随口问道:“还没醒,对了荆褐大哥,我想向你打听个人,竹寨中和吉金一个辈分,名唤‘阿丛’的男子,你可知道?”

“自然知道,”荆褐点头脆声道:“我阿爹啊。”

竹筒倏然落地,里面的山泉水洒落地面,溅湿了阿妖的衣摆,可她顾不得这些,只定定看着俯身收拾竹筒的荆褐,“阿丛,是你阿爹?”

荆褐根本没有察觉阿妖的异样,正手脚麻利的捡起竹筒,又重新端来新竹筒水,再次递到阿妖面前。

与此同时,屋子里的君珩,也从寨老口中得知阿丛身份,不免愕然挑眉。

那样嗜赌作恶的阿丛,竟然有个老实热忱的儿子?

就在君珩要起身离开时,寨老枯瘦的手拽住他的衣袖,“不可!”

“还请几位,不要将此事戳穿,就算是老夫求你们了。”寨老颤颤巍巍起身,艰难的就要行礼,被君珩伸手扶回竹椅上坐下。

君珩看了眼病榻,又见苍玉对他摇头,便沉声道:“寨老,既是竹寨中事,我们自然不会多嘴,但你儿子身上生机流逝,已经时日无多。”

寨老疲惫点头,闭着眼不知想些什么。

君珩和苍玉相携离开时,听见身后寨老悠悠道:“漆谷,那些姑娘都被山神带去了漆谷。”

——

回到竹屋中,众人围桌而坐。

阿妖蔫哒哒趴在桌子上,很是无精打采,任由朱砂伸手戳了好几下,也只懒懒瞥了她一眼。

“喂,你到底怎么了,妖女也会生病的吗,要不要让苍玉帮你看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盛唐中文网】地址:st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燃尽

燃尽

半截白菜
季听与谭宇程曾同桌两年,喜欢过他,就如昙花一现。但他眼光,从没放在她身上过,她就知道,她和他不可能。他们彼此熟悉,也常联系,常相聚。她清楚知道,他与前女友分手,至今不甘。终有一天,他们会复合。但她没想......
言情连载6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