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之祖,但凡人修仙》转载请注明来源:盛唐中文网stzww.com

从那俩兄弟家出来,刘小鱼直奔村口祭坛。

中年道士已布置停当,铜钱、香灰、罗盘、红绳、桃木剑一应俱全,就等着时辰一到开坛做法。

刘小鱼直接爬上祭坛,居高临下,扯着嗓子一顿喊。

“各位父老乡亲婶婶阿婆,注意了啊,邪祟以水为媒介作乱,不要靠近河边!不要触碰后山的溪水!一定要谨记,互相转告……”

围观的村民一瞬嘈杂,道士气得直吹胡子,“哪里来的黄毛丫头!胡说八道些什么?还不快从法坛上下来!”

“我没胡说,各位一定要记住,千万别碰河水和溪水!”

说完,刘小鱼从祭坛跳下,头也不回又进了村。

道士气不打一处来,怒骂围观村民,“放任这么个疯子来捣乱,乱了气数,到时驱邪不利谁负责?”

村民面面相觑,她们并不认识刘小鱼,而且刘小鱼动作过于敏捷迅速,没给她们反应的时间。

刘小鱼随灵渡去了村尾张阿婆家。

刚刚打听来的,张阿婆是村子里最长寿的人,还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稳婆。

若想知道生产相关的事,问她必然没错。

听刘小鱼说明来意,张阿婆眯着眼睛想了半晌。

“这些年我送走过不少苦命的,记不清了,女子都要走这么一遭,人人如过鬼门关,活下来是福气,活不下来是命数,怨又怨得了谁?”

听闻张阿婆的话,刘小鱼不禁沉默。

她想起自己的娘亲和二婶,都是死在了这一关。

“阿婆,您再想想,有没有比较特殊的女子?例如被人害了的?心有不甘的?仇恨男人的?”

灵渡的肚子已经能看见凸起的轮廓了,刘小鱼难免着急。

张阿婆又是一阵沉思,“特殊的女子倒是有,只不过没有生产,而且很多年了。”

“怎么说?”

“二十年前的事儿了吧,黑愣子他娘给他买了个媳妇回来,天天关在屋子里,有一天那女子撬开插销从后山跑了,黑愣子叫了人去追,没能追回来,听说失足从后山悬崖掉下去了,这么高掉下去,肯定是活不成的。”

但黑愣子几年前就已经死了,得痨病死的。

就算那女子心怀怨恨死不瞑目,也不至于时隔二十年,等始作俑者死了,才来祸乱无辜。

张阿婆若有所思,“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个事儿来,最开始被撑破肚皮那几个,和黑愣子关系不错,当年都跟着去追过那个女子。”

刘小鱼一顿,“应该就是了。”

张阿婆嘶了一声,一边摇头一边道:“不对,我记得,当时去追那女子的有六个人,除了黑愣子和死掉的四个,还有一个好生生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教我如何不想他

教我如何不想他

梦筱二
某知名博主微博爆料:【美女摄影师苏扬已名花有主!】并附上一张苏扬与男人在地下车库拥吻的照片,照片里,男人只有一个模糊的高大背影。顾恒的粉丝前来认领:恭喜我家顾影帝终于抱得美人归!方易传媒集团的员工表示:这背影分明是我家陆BOSS!一向低调淡漠的投行总裁蒋百川,发了首条私人微博动态:【结婚两周年快乐!@苏扬】网友沸腾了!
言情连载47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浸入蓝夜

浸入蓝夜

越六关
简介:温柔×拽王【1】缪(miào)蓝是北宁的名媛典范,貌美温柔,知书达礼。公布婚讯时,外界一片惋惜。和她联姻的贺京桐,脾气拽、嘴又毒,绝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儿。......
言情连载17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