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还泪不如搞基建》转载请注明来源:盛唐中文网stzww.com

直到跟着邢夫人上了骡车,出了荣国府的西角门,贾敏也没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不是说了要去看望贾赦吗?怎么就出荣国府了呢?

连贾敏都是晕晕乎乎的,黛玉和林墨玉两个就更加的迷糊了:就算是京城的规矩与扬州不尽相同,可也不能差这么多吧?也没听说哪一朝哪一代有继承了爵位的人不住在府里的规矩啊?

骡车出了角门便往东走,没行多远,就进了一个黑油大门。入大门,至仪门,骡车才停了下来。

母子三人迷迷糊糊的跟着邢夫人下了骡车,这才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一个精美的院子。

黛玉微微的皱了皱眉:这院子分明就是从花园隔断出来的——如果贾赦就住在这里的话,那她倒是能够理解为什么他见到贾敏时会委屈得红了眼眶……可是这事恐怕贾敏也有没什么办法啊!

想象着贾敏看到自己大哥遭受到如此不公平对待,以及始作俑者却是她的母亲和二哥时那左右为难的心情,黛玉不由担心的望向母亲: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她真的很心疼母亲,心疼母亲好不容易回趟京城,竟然遇到这样匪夷所思的事。

贾敏同样的皱起了眉头:虽然贾敏与贾政这个二哥的关系更好一点,却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贾赦这个大哥受到如此的委屈——贾赦这个继承了爵位的可怜巴巴的被赶了荣国府,贾政这个与爵位无关的却堂而皇之的霸占了荣国府的产业,落到外人眼里,荣国府成什么了?贾母怎么会糊涂到如此地步?

想到贾赦被赶出荣国府这事必然有贾母的允许,贾敏就一阵阵的头疼:她应该好好的跟贾母聊一聊了——王夫人的手段并不高明,贾母应该只是当局者迷罢了。

然而,看到自己身旁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的邢夫人,贾敏的头更疼了:这个邢夫人实在是有些上不得台面,这若是代表荣国府出去交际的话……唉,真不知道贾赦怎么娶了这么个继室;至于贾琏,就更让人发愁了,堂堂荣国府的继承人,竟然娶了个白丁之女,还是王夫人的内侄女——贾敏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母女两个各怀心事的跟着邢夫人去找贾赦;只有林墨玉好奇的打量着这里与扬州完全不同的景致。

“你这混账东西,老子到处找你找不到,没想到你竟然跑去给二房当狗腿子。二房进山上香还愿,有你什么事,你跟着跑前跑后的干什么?没准他们许的还是你老子我早死的愿呢?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二房的儿子呢?真是白养你这么大了。”

远远的,就能听到贾赦中气十足的骂人声。

贾敏的眼睛顿时一亮。她一听就知道贾赦骂的是谁。

想到当初那个屁颠屁颠的跟在自己的身后,一口一句“敏姑姑”的叫个不停的嘴甜的小家伙,贾敏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黛玉连忙拉着林墨玉的手,跟了上去。当然,她的心里对贾赦口中给二房当狗腿子的混账东西也是非常的好奇:挨骂的应该就是表哥贾琏了——只是贾琏是大房的嫡子,可听起来怎么好像是去巴结二房去了呢?

母子三人穿过第三道仪门,就进了一处院子:刚刚在码头上见过的贾赦一手紫砂茶壶,一手折扇的指着一个年轻人破口大骂,骂到激动处,就要拿扇子敲几下对方的脑袋;而那个年轻人似乎并没有把贾赦的怒火放在眼里,依然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大哥,”看着眼前这一幕,贾敏不由好笑的道:“这是琏儿吧?”

其实,贾敏还是很心疼贾琏这个侄子的:贾琏一出生就没了母亲,贾赦又是个不中用的纨绔,也不怎么管他,他跟着贾赦自然也没学什么好;她在京城时还能管着贾琏一些;可她离开京城后,贾琏恐怕就更加没有人管了——贾母精力不足,二房又有自己的子女需要教养……

贾琏听到贾敏的声音,连忙抱着头跑过来,凑到贾敏的面前,笑眯眯的道:“敏姑姑,你总算是回京城了,真真是想死侄子了。”

“哦?”贾敏挑了挑眉:“这么想我,也没见你去扬州看看我?”

“这倒是侄子的不是了,”贾琏并没有为自己解释,而是干净利落的认错:“还请敏姑姑见谅。敏姑姑,这一路上辛苦了吧?”

看着贾琏那副油嘴滑舌的模样,贾敏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好的一个孩子,小时候多聪明啊,生生的给养成了这般模样,真是造孽。当初她真的应该将这孩子带走的。

“没什么辛苦的。”贾敏笑着拍了拍贾琏的背:“倒是琏儿,还真的是长大了,都娶妻生子了。”

虽然贾敏对王熙凤并不满意,却并没有将事情推到贾琏的身上:婚姻之事还真不是贾琏能够决定的,更多的还是贾母这个祖母、贾赦这个父亲以及邢夫人这个嫡母的不作为。

听到贾敏如此亲切的话语,贾琏的心情不禁有些激动:已经很久没有人这般亲切的待他了。这种长辈给予的亲切与关怀,与王熙凤跟他的亲昵热情完全不同,让他的心里不自觉的充满了温暖。

“嘿嘿……”贾琏干笑着挠了挠脑袋,一把抱起正好奇的打量着他的林墨颠了颠,又朝黛玉露出和善的笑容:“这就是表妹表弟了吧?我是你们的表哥贾琏。你们在府里有什么事就直接找我,要不去找你们嫂子也可以。哦,对了,敏姑姑,你们都见过凤哥儿了吧?”

提到王熙凤,贾琏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显然夫妻二人的关系极好。

看着贾琏灿烂的笑容,贾敏虽然心里无奈,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见到了。不过,你家那个小丫头我还没见过呢。刚刚好像是在睡觉。”

“那小丫头,姑奶奶来了,竟然敢睡觉,回头我收拾她。”贾琏笑呵呵的道:“敏姑姑一定在府里多住段日子。要是有什么事找不到我,就直接找凤哥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木子小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盛唐中文网s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月港

月港

喜福
简介:【18号入v,入v当天万字更新~】唐月舒是家族里最叛逆的那个,家里铺好了一条锦衣玉食的路,让她能当上风光的富太太。她一声不吭跑去巴黎留学,家里停掉了她的卡,没吃过苦的大小姐第一次......
言情连载8万字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往生酒
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立意:不论大爱和小爱,都是爱。洛尘为了渡劫成神,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逆改天命?拯救末日?洛尘表示: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
言情连载60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0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