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风吹过,炎热的气息入侵人的精神,脑袋快要沸腾,四肢短暂麻痹,除了眼睛尚能运作,装下眼前的人,身体其余的部位通通被燥热所侵蚀,一起怠工。

那双浅蓝色的眼睛短暂地涌现出一丝压抑不住的情感,继而,沈舟渡需要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才可以控制住自己这如同夏日热浪一样汹涌的感情。

他表面上的无动于衷,让孟为鱼有一种他其实也没有那么在意这件事情的错觉。

“有什么好做不到的?”他确实是很没有良心的,“话说,国内根本就没有同性婚姻法律吧,就算我真的要和你……”

“做不到,我不答应,而且比起所谓的婚姻,我和你做了更加没有办法切割的事情。”沈舟渡说话的时候,牙齿忍不住互相在一起大力摩擦,所谓咬牙切齿、所谓哑巴吃黄连。

“这个世界哪有不能反悔的事情?”孟为鱼觉得他说的话很好笑。

“因为我们办了收养手续!”沈舟渡今天异常上火,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话的音调上扬。

偏偏孟为鱼熟悉的就是他现在的嘴脸,所以优哉游哉地笑着,毫不在乎。

“哇,这是脑子多不正常才会做这样的事情。”孟为鱼感慨完,好奇地问,“你收养我吗?”

沈舟渡郁闷地诉说着那件,明明是对方提议,最后却只有自己记得的事情:“你收养我。”

“哦,原来我是你的爸……”孟为鱼张开嘴巴就想要发出笑声,并且说一个低级的笑话。

沈舟渡仿佛对他的一切都了然于心,在孟为鱼的话开了个头后,立刻伸出手,猝不及防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孟为鱼无辜地眨了一下眼睛。

“不许说!”沈舟渡厉声警告他。

孟为鱼的眼睛笑笑,随后一只手放在椅子上,身体朝沈舟渡对方向前倾。

沈舟渡的手随着他的动作往自己的方向收,隔着镜片的蓝色眼睛里的所有情绪,就像冰块要被着含笑的夏风融化。

“喂。”他不止不能说话,呼吸都要困难了。

沈舟渡被他所迷惑,立即放下手。

孟为鱼近距离和沈舟渡对视,他意图从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找到一丝情愫,或者从自己的心底寻找一丝悸动,可惜的是,他两样东西都没有发现。只有一股闷热的风,吹得人的心头闷闷的,紧接着脑子也不好使了,只让孟为鱼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沈舟渡的时候,曾经有过的一瞬间的想法:好漂亮的眼睛,比他买过的任何一颗蓝宝石都要明亮美丽。

如果能取下来,为自己所有就好了。

想法是不错,可惜这双眼睛并不是真实的宝石。

“算了,我要做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不需要你同意。”孟为鱼的脚踩住拖鞋的一边。

沈舟渡眼疾手快,立刻伸出脚,踩住了鞋子的另一边。

孟为鱼:“……”

沉默是没有用的,若只比拼不说话,孟为鱼不可能是沈舟渡的对手。

“你在做什么?”孟为鱼对他这种行为恨之入骨,要不是他现在脑子还不正常,岂会在这种地方,任由别人欺负自己。

沈舟渡一本正经地说着可笑的话:“你要是想离婚,鞋子就不给你。”

“我真是无语了。”孟为鱼和他杠上了,脚趾紧紧按住鞋子,同样不愿意放弃这双拖鞋的所有权,“这双拖鞋是医院给我的。”

“你在医院的钱是我付的。”按照沈舟渡的理解,所以这双鞋子的归属权是他的。

孟为鱼也是他的。

“难道我付不起住医院的钱吗?”孟为鱼觉得好笑。

“付得起,但是无法改变,你现在住院的钱是我付的事实。”沈舟渡冷冰冰。

“你真的很奇怪。”

“哪里?”

他们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中间没有任何的停歇,夹枪带棒,反复想要在争斗中占据上风。

这让孟为鱼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他们会结婚,中间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缘由。

“为什么要阻止我离婚?”孟为鱼不解地碎碎念。

“你说话才奇怪吧,我为什么要和喜欢的人离婚?”沈舟渡伸出食指,指着近在咫尺的人,严肃认真的语气仿佛他身处神圣的教堂,在做什么了不得的祷告。

孟为鱼愣住。

沈舟渡的手指伸向孟为鱼的额头,就在孟为鱼以为自己要被打了的时候,那根手指温柔地戳了一下他的额头。就算是这样,毫无准备的孟为鱼还是下意识脑袋往后仰了一点。

他的视线和沈舟渡错过,金灿灿的阳光射进他的眼睛里。孟为鱼的眼前一阵恍惚,当他的脑袋回到原来的位置时,沈舟渡已经把脚挪开,将拖鞋的所有权让渡给他了。

又赢了!

孟为鱼穿上鞋子,一下子就笑了。

沈舟渡看着他兴高采烈的表情,不知道该庆幸自己可以确定这就是十七岁的孟为鱼,还是遗憾于如果他的记忆要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却为何是十七岁的那个春天。

孟为鱼穿上鞋子后,一抬起头,恰巧看到了沈舟渡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他张开嘴巴,用一种命令式的语气对他说:“不许看我。”

当他的话说出来,沈舟渡来不及思考,几乎是下意识低下头,视线离开他的脸,固定在他的腰下。

这是一种长年累月训练出来的本能,他看着孟为鱼蓝白的衣角下,延伸出来的宽松裤子,以及被包裹起来的白皙双脚。他因为在车祸中的撞击,大腿上有淤青,更显得皮肤白得仿佛是透明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盛唐中文网【s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死对头怎么变成我老公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