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团复兴清流》转载请注明来源:盛唐中文网stzww.com

众人听见皇后开口后,齐刷刷趴在地上,覃书淮见状不对,使劲用脸贴地,生怕自己又冒头了。

宁安王甩开孟济楚的手,悲戚地说道:“皇后明鉴,这孟济楚是有意陷害啊。还,还有,这覃家娘子,与卿远知交从过密,卿家世代为医,这种毒药自是不少,给覃娘子一份,也不为怪。”

孟棠摆摆手,似乎正合他意:“对嘛,卿远知还没来,怎么能收场,大娘娘,我的人已经去请卿大夫入宫,在万州时,也是靠他相助。再者,这宁安王爷想要撇清关系,府上的云贵特产,是要探查一番才行。”

宁安王着急道:“这卿远知还没来,覃娘子的罪未定,就着急定我的罪,指挥使太过着急吧。”

皇后有些疲乏,靠在椅背上:“罢了,先等等卿远知罢。”

覃书淮心如死灰,只盼卿远知能走快一些,她快憋不住啦。

孟济楚看她痛苦的样子,向皇后奏请:“大娘娘,这位覃娘子想必,需要……”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又看向她,都会了意,覃书淮恨不得找个狗洞钻下去,孟济楚,我去你x的。

这卿远知,倒是来得快,还没等到众人百无聊赖,他已款款前来。偏偏挑在覃书淮身边跪下,她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两人衣袖交叠,卿远知悄悄塞给覃书淮一颗药丸,又拱手行礼。覃书淮二话不说就吞了下去,她可不想再去茅房了,刚才的一幕幕,简直是耻辱啊。

“草民拜见大娘娘,刚来的路上,草民已大致了解情况,将云生手上的药散发给各位,可暂解困苦。还有这覃娘子,草民不曾给她任何草药,况这毒菇之贵,她买不起。”

覃书淮要晕了,这就是为她开脱的理由,用她没钱来贬低她?

卿远知接着说:“且这覃家刚入京,根基未稳,为何会在皇家周岁宴上起事端,她也不傻,这件事分明不妥。臣,可为覃家娘子证明清白。”

周围妃嫔蠢蠢欲动,认为这件事情,不若就盖过去,这权力之争,何时是个头。当下之乐,才为要紧,她们麻将已经少乐了好几局了。

这场斗争,若是大事化小,在场几百人就白受这罪,覃书淮也白白在这里跪这么久。既然早知道是何人,由于种种顾忌,才欲语还休,那就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一小黄门传信,与皇后耳语几声后,她问卿远知:“陛下说,你还有事要报?”

卿远知应声答是,云生随即带上一人,浑身被捆成了粽子,动弹不得,也自轻不得。旁边的宁安王惊坐在地上。

卿远知行了一礼后,说道:“刚才指挥使派人,带我进宫时,这人黄门打扮,要溜出去。臣觉得其身形高大,宫中选黄门都有规矩,有些古怪,遂多问了两句。他正是宁安王的部下,想必是料理府中的东西吧。”

之后他便遇见了官家,此事,官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你,休要胡说,你一定对我怀恨在心,莫不是当年你父母进宫,被我……”

“住口!”宁安王开始口无遮拦,上方皇后感觉事态将越来越严重,连忙制止。

覃书淮明显感受到旁边的卿远知,身子抽动了一下,死死地盯住宁安王,她微微拉了一下卿远知的袖口,这种时候,不能再节外生枝了。再牵连到上头的人,一个人也保不住。

一人突然跪下,紧接着如多米诺骨牌,全体趴下,覃书淮被身边的卿远知生生又摁了回去,众人齐声道皇上万岁。

上方传来一男子的声音:“宁安王府,深负圣恩,扰乱皇宴,胡作非为,传朕旨意,贬为庶人,打入大牢,择期审讯。”

宁安王府,大厦倾倒,只在上面这人一念之间,覃书淮腿有些控制不住颤抖。

在生死面前,宁安王也不顾气节,在一片哀嚎声中被侍卫给拖了下去。覃书淮此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得奖赏,只求同年同月同日能早日退下。

此时眼前出现一个背影,彻底凉了覃书淮的心,覃善时上言道:“陛下,臣乃开封府尹,覃善时,品级低微,不曾上朝堂,但臣在地方,却有事情要报。”

“大胆,区区从六品,也能参加皇宴,也能面谏陛下。”一旁的皇后似乎比这官家还多几分威严。

“陛下,覃善时是臣的朋友,为官多年,发现地方弊病无数,望陛下给他一个秉忠谏言的机会。”

孟济楚也跪在前面的一刻,覃书淮才知道他和覃善时的关系,不止认识,相互赏识,这么简单。

“讲吧。”其实皇帝听说他是覃家人,就愿意给他一次机会。又用仅能让周围人听见的声音,对太子说:“你也听听。”

“宫市制度,本持节俭爱民之心,如今在地方却惹得百姓困苦,臣前些日子才看到,有百姓为了给宫里养麒麟,而倾家荡产。开封既都如此,何况他地。再者,江夏洪涝,朝廷批的赈灾之粮,遭层层盘剥,到达灾区,所剩无几,请陛下明察。”

他说的这些,凡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可敢说的人,却少之又少。

“赈灾之粮,有规定份例,胡乱攀扯,是死罪。朕知道你前些日子,捣毁贩卖奴隶窝点有功,却也不容你仗功欺人。”

“我可以作证。臣女初达开封,曾亲眼看见西大街的梁家巷子里,有未曾摘下官印的粮食。兄长常说,为国者,务实而已,请陛下明鉴。”覃书淮死死埋着头,此时共进退是最好的方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萧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盛唐中文网s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言情连载454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