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到院子里的人,方北偏头看过来,大概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眼神一片怔然。

“你怎么……”

在方北开口询问前,沈纵收回视线,匆匆穿过院子走进工作室。

听到脚步声,肖子君从里欧腿上下来,走到一旁的货架前,假装在挑东西。

里欧看到来人,眼睛亮了起来,“好了?”

沈纵将手里一个方形的泡沫盒子递过去,里欧接过放在工作台上,小心翼翼地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肖子君好奇地凑过去看。

原来是个座钟摆件,只比手掌大一点。

回流珐琅琉璃鹦鹉座钟,配色以金色、红色和宝石蓝构成,华丽复古,做工精致。

只见里欧在摆钟后的小机关上拨动一下,站在钟表上的鹦鹉竟然低下头,从座钟侧边一个夹扣上衔起一枚红宝石,然后一百八十度转了个圈,再把嘴里的宝石放进了另一边对称的夹扣中。

里欧高兴道:“真修好了嘿!”

肖子君对古玩没什么研究,可也知道修好这处小巧机关能让这东西翻多少倍。

“很难修吗?”据肖子君所知,里欧在修复古玩上水平不低。

“难也难,主要是忒复杂,”里欧走过去拍了拍沈纵的肩膀,不吝称赞,“还是你厉害。”

肖子君闻言回头,看见身后的人,愣了一下。

直到里欧在肖子君耳边打了个响指她才回神。

里欧单手插袋倚在桌旁,委屈道:“好歹尊重一下我吧?”

肖子君睨了里欧一眼,又重新看向沈纵。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不等沈纵说话,里欧突然唱起来:“啊~在梦里~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

“滚蛋!”肖子君嗔骂一声。

里欧对沈纵说:“你来得正好,我有件好东西要给你看……”

沈纵拒绝道:“下次吧。”

看沈纵急着要走,里欧就没再留人。

只是不等他步出工作室,就被人堵住了。

门外炙热的阳光被方北完完全全挡在身后。

她背光站在他面前,整个人沉在暗影里。

沈纵忍不住蹙了下鼻尖。

表情凶巴巴的人,偏偏身上一股子茶香,醇厚沁鼻。

方北臭着张脸,上下打量眼前的人。

“你怎么会来这里?”

沈纵回应前,肖子君疑惑的目光看过来。

“你们认识?”

方北好似没听到肖子君的话,厉声又问了一遍,“我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沈纵垂在身侧的双手紧了紧,面上却一贯冷淡,“送东西。”

“送什么东西?”方北逼问。

沈纵没说话,沉冷的目光里罕见地多了点情绪。

方北的怀疑明明白白——

你是不是拿了方家的东西过来卖?

这样的怀疑刻意又恶毒,沈纵平时再忍让方北,此时心里也隐隐生出了怒意。

但他只是一言不发,目光沉沉。

空气里虽没火花四溅那么夸张,但屋里另外两人很快就嗅到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哦,是珐琅座钟,”里欧出声道,“我让沈纵帮我修复一下,他修好后给我送过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