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在门前的竹帘微微一动,春桃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汁进来。

陆珣转动轮椅,侧身让开了些许,让春桃上前扶小娘子起身服药。

“服完药,早些歇息吧。等你好了便去。”他道。

玉珠鼻尖嗅到那药的苦涩味道,默默将碗往外推了推,小脸皱成一团。

“公子,奴觉得已经好了许多,这药可以不喝了吗?”

陆珣苦笑着接过药碗递到她面前,耐心劝道:“良药苦口,小娘子还是趁热喝了吧。”

玉珠垂头看了眼黑乎乎的药汁,再看看公子,低声喃喃道:“那个,奴真的觉得好多了……”

陆珣微微扬唇转头看向春桃道:“过来服侍小娘子服药吧。”

玉珠一脸郁卒,双手捧着药碗,最后再瞥一眼公子。

“等奴好起来,公子同奴一道去城中散散心可好?”

一直默默立在陆珣身后眼观鼻鼻观心的侍书闻言也忍不住掀起眼皮子觑了一眼公子。

入城?公子自打与郑家退亲搬来庄子上疗养便再未踏足过京城。

今日的小娘子着实有些得寸进尺。

玉珠没有想到,她的愿望这么快就能实现。

公子的马车行在前面,玉珠与春桃同乘一辆马车紧随其后。

马车行过巍峨高耸的城楼,驶过繁华的街市,进入寂静的巷道,最后停在一处威严宽绰的府邸面前。

玉珠撩起竹帘一角往外看了看,入目是一扇朱漆大门,其上一块儿红底赤金的匾额,书着“沈宅”二字,门前一对儿汉白玉狮子,这处的大门却并不敞开。

反是一侧的角门上门槛前坐着三四个身着绸衫的小厮,见有客至连忙上前询问。

侍书跳下马车前去与那几个门房一番交涉,那几人对着公子的马车恭敬揖礼,转身自边上角门而入,很快便带着一位紫袍玉带的年轻公子行了出来。

“伯鸿兄,别来无恙。”

侍书将公子搀下马车,公子转动轮椅上前朝来人一礼,笑道。

沈昉疾步上前,视线落到陆珣的那条伤腿上,不由得轻叹一声。

“季真,你的腿……可好些了?”

陆珣苦笑一声,面容平静道:“除了不能如常人般行走,已无碍,多谢伯鸿兄挂怀。”

沈昉点点头,唇角勉强挂起一丝笑:“家父前两日还在念叨你,今日你来得正好,我这便让后厨备几样可口小菜,你我几人对酌几杯可好?”

陆珣却是推辞道:“不必了,伯鸿兄,此番我不请自来已是多有叨扰,况且沈大人公务繁忙,怎好再贸然打搅?不若改日递了帖子,再登门拜访。”

沈昉与他同门一场,自是知道他的性子,便也不再强留。

陆珣笑道:“两日后便是庄先生的生辰。今日我来,是想请伯鸿兄替我送一份贺礼给庄先生。如今我腿脚不便,不能亲至拜访,只能遥祝他老人家身体康健,松鹤长春。”

言及此处,他垂头看了看自己的腿又道:“只是我堕马伤腿一事,还请伯鸿兄暂且帮我保密,以免徒增先生烦恼。”

沈昉闻言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

这位庄先生年轻时做过帝王师,后又任麓山书院的山长,如今年迈退居山林,隐于京郊的凤栖山中。

陆珣、沈昉二人年幼时便拜师于庄先生名下,受其教诲。

庄先生待他二人更是倾囊相授,如师如父,恩重如山。

先生大寿,二人本该亲自带着贺礼前去拜访。

只是以陆珣如今的状况,一则路途遥远,出行不便。二则恐老先生见了伤怀,只好请他这位同门师兄代劳。

其中的曲折沈昉自然明白。

待看着陆珣在仆从的搀扶下登上马车,眼看着人就要走远,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上前抓住缰绳,立在车窗下问道:“秘书监的职,你当真不打算回去了吗?”

陆珣掀开车帘,苦笑着摇头。

“伯鸿兄也看见了,以我如今这副身体,连出趟门都要如此大动干戈,继续留在秘书监也未必能有所建树。”

沈昉看着他只觉喉头一哽,哑声道:“当初编那本《四海图志》你花了整整五年,如今成书在即,你却遭此变故,算是白白为他人做了嫁衣裳。季真,我……我只是为你感到不值。”

马车离开沈宅,公子让驾车的刘伯带着玉珠主仆二人去逛集市,自己则带着侍书在城南的茶肆中等候。

玉珠看出公子有些神情郁郁,便也没有在集市上多做逗留,带着春桃去昌平路买了些小食,回了趟玲珑阁见完几位阿姊便准备回茶肆去寻公子。

谁知行至半途,马车的速度突然快了起来。

玉珠与春桃本来还稳稳当当坐在马车里,马车却突然拐了弯,她二人猝不及防被突然出现在路中间的土坑颠得一个趔趄。

春桃扶着玉珠坐稳,撩开车帘问道:“刘伯,怎么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盛唐中文网【s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惑禅》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