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盛唐中文网s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庞倩和顾铭夕升上初二。

学业渐渐重了起来,因为多了物理和化学。顾铭夕好像天生为了学习而生似的,学得游刃有余。每一次考试,他都是年级第一,而谢益的成绩却是忽上忽下,很不稳定。

初二下的期中考试,谢益考得不好,曹老师甚至还找他去谈了话。

谢益回到教室时像个没事人一样,依旧招呼着几个同学去打球,庞倩有些担心他,不知不觉就和孙明芳一起手挽手地跟了出去。

和谢益一起下楼时,庞倩故作轻松地问他:“谢益,曹老师和你说了什么呀?”

“没说什么啊,就骂我考得烂喽。”谢益的乒乓拍子不停地颠着球,笑着对庞倩说,“其实,考年级第九已经不错啦,现在争第一第二没什么意思,只要保证明年考进一中就ok了。”

e市一中虽然不是市里最优质的重高,但也排名前列。谢益之所以一直以它做目标,是因为一中有着全市所有重高里最先进的体育馆,馆里配有最高档、最专业的乒乓球台,还会承接市中小学生的乒乓球比赛。

谢益亲口对庞倩说过这个理由,庞倩目瞪口呆,心想,谢益就是这么酷。

听到谢益的回答,她崇拜地看着他,问:“你能保证考进一中吗?”

“差不多吧。”谢益露齿而笑,语气里透着自信。

这时候的谢益已经长高了许多,就像顾铭夕说的那样,春天容易长个子。他的身体骨架渐渐长开,肌肉也结实起来。谢益四肢修长,连着手也变大了一些,不像刚入初中时那般柔嫩白净,看起来越发像个男人的手。大概是因为拉小提琴的关系,他的手指特别漂亮,动起来时灵活优美,一点也不似其他男生那般粗糙、僵硬。

庞倩微微仰头看着他,觉得他越来越帅了。

这是一堂自由活动课,因为刚过了期中考试,大家都不愿意待在教室里,几张乒乓台子旁围满了人,谢益找人商量了一会儿,才要到了一张球台,他掳起衣袖,很快就和人厮杀起来。

乒乓台子旁有一排栏杆,庞倩和孙明芳倚在栏杆旁说悄悄话,她们面向着乒乓球台,同时也面向着教学楼。

庞倩说话时不经意地抬了下头,下意识地望向了自己班所在的教室,突然,她就看到了教室最后面那扇窗边的人影,顾铭夕的脸闪了一下,然后就不见了。

“胆,小,鬼。”庞倩轻声地自言自语着,孙明芳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庞倩立刻摇头,注意力又移到了正在球台边拼杀的谢益身上。

谢益真是一颗闪亮的星啊,他打球时特别投入,眼神专注,姿态潇洒,就像个专业运动员一样。边上球桌的人都围过来看他打球了,他每抽出一记好球,人群里便爆发出一阵喝彩声。有许多其他年级的女生在边上看着谢益,头碰着头窃窃私语。

庞倩看的入了迷,这时,孙明芳问她:“螃蟹,谢益要考一中,你呢,你打算考哪所重高?”

初二这一年,庞倩的成绩在顾铭夕的监督下变得十分稳定,每一次考试都能考进全班前20名。依照源飞中学以往的升学率,快班里的前20名都是有希望考上重高的,所以这时候的庞倩在在班里已经算是优等生了。

尽管她一点儿也不喜欢物理化学,觉得好难,但是顾铭夕从来不会对她放松。他知道庞倩就是个陀螺,拨一拨,她动一动,要是不去管她,她就是死蟹一只了。

庞倩看着面前不远处谢益矫健的身姿,小声说:“我也想考一中,一中分数线不是特别高,要比广程和九中好考一点,就是有点儿远。”

孙明芳嘻嘻地笑起来,说:“你是为了谢益才要考一中吧。”

“哪有啊,我是根据自己的成绩来考虑的。谢益要是去考广程,我难道也去考吗?那不是自寻死路。”庞倩努力地为自己辩护着,才不会承认她对谢益的那点儿小心思呢。

孙明芳掩着嘴笑了,又问:“那顾铭夕呢,顾铭夕会考广程还是九中?”

庞倩愣住了。

对啊,顾铭夕成绩这么好,这么稳定,每次都甩年级第二名好多分,他肯定是要考e市最好的广程中学或是第九中学的吧。

庞倩突然想起自己想要考重高的初衷,当时,是因为爸爸答应她,考上了重高就搬去城西的新厂房宿舍,继续和顾铭夕做邻居。

但是,要是顾铭夕考上了广程中学或九中,而她去了别的学校,那她和顾铭夕不是就分开了吗,这样的话,她和父亲的约定又有什么意义啊。

庞倩低着头,有些失落地说:“我也不知道顾铭夕会考哪里,反正他考得上的那些学校,我肯定考不上。”

“谁说的。”

一个清澈的少年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庞倩“倏”地抬起头来,就看到顾铭夕站在她身边不远处。

他穿着一件藏青色的运动外套,衬得皮肤很白,眉头微微皱着,神情透着点儿不愉快。

顾铭夕也长高了许多,在班里算是高挑的男孩子了,他有一双长而直的腿,还有宽宽的肩膀,能撑起运动衣的整条肩线,只是肩膀下两条长袖空空荡荡,随着他走路而微微地晃动着。

顾铭夕走到庞倩身边,学着她的样子倚在了栏杆上,庞倩瞪他一眼:“你怎么下来了?”

“我不能下来吗?这是自由活动课。”这时候的顾铭夕已经彻底褪去了小男孩稚嫩的声音,他的声线醇和清透,配上他一贯以来温和的说话态度,听着很是悦耳。

庞倩习惯和他拌嘴,遥遥指着他的座位所在的窗台,说:“你刚才还在那里呢,我看到你了,然后你又躲开了。”

“我没躲开啊,我就是看到你们在这儿玩,我才下来的。”顾铭夕微微一笑,露出嘴里两颗虎牙,庞倩忍不住说:“和你说了要笑不露齿啦!男孩子长两个虎牙好幼稚!叫你去矫牙你还不答应!”

“我干吗要去矫牙。”顾铭夕闭了闭嘴,看了庞倩一会儿后,又特别夸张地咧开了嘴,露出两排大白牙,说,“你瞧,我没蛀牙。”

“嗷!闭嘴!笨蛋!”庞倩推了他一下,顾铭夕身子一晃,弯着眼睛就笑开了。

孙明芳一直在边上看庞倩和顾铭夕打闹,这时候忍不住插嘴说:“其实顾铭夕的虎牙挺可爱的啊,根本就不用矫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暗区突围,卡莫纳悲歌

暗区突围,卡莫纳悲歌

雾都新星
关于暗区突围,卡莫纳悲歌:暗区突围:卡莫纳悲歌集结了战争,雇佣兵,兵王,游戏的同人小说卡莫纳里的暗区无时无刻的响彻着枪声与惨叫,人们把这些声音称呼为卡莫纳的悲歌,在这片土地上,有人腰缠满贯的撤退离开,有人一贫如洗的离去,但有这样的一只小队在这片暗区中留下了传说。
其他连载43万字
嫁给前任他叔

嫁给前任他叔

木兮娘
李稚被交往三年的男友绿了。阴差阳错,和前男友他叔在一块儿了。几周后,梁墨带着一帮兄弟出现在李稚面前——“大嫂,请对头儿负责!”整齐划一,铿锵有力。李稚被压着进民政局盖章,出门口,梁墨递给她一新婚红包。红包里安静躺着五张红票。“……”吓得烟都掉了。家宴上,前男友和小三喊梁墨“三叔。”李稚扔掉烟,慈祥的微笑“叫三婶。”遇见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见你之后,我没想过别人。——《岁月无声》【括弧】这篇之前
其他连载31万字
我一见你就微笑[电竞]

我一见你就微笑[电竞]

积雨
所有人都知道ace战队王牌选手林樾kant是业内著名采访黑洞。高冷桀骜。解说调侃说“我们kant有种让粉丝柔肠百转的冷酷与沉默。”“对,尤其是让女粉丝。”接受电竞媒体采访,也一脸不想说话的帝王冷漠表情。谁能想到他私底下害羞又黏人。---不想说话,只想亲你。*姜棠谈个恋爱温柔又纯情。别人都说她男朋友冷漠桀骜不知世事,只有她知道他所有故事。知道他沉默背后温柔心意。知道他是只天真固执的小怪兽。**拿下p
其他连载33万字
隐杀

隐杀

愤怒的香蕉
嗯,首先,这是一本完全按照香蕉的邪恶思维来发挥的毒草类书籍,讲述的是一位杀手重生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总之,这本书是一本纯粹轻松的YY小说,充满了大量轻松和扮猪吃老虎的情节,思想淫荡而邪恶的人请进来,这里会满足你的各种需要,思想纯洁而正派的人请去看香蕉的另一本书《异域求生日记》,书号101600,那里会满足你们的另外一些需要。上面未曾提到的一些邪恶元素,有兴趣的可以补充讨论。我们的口号是,没有最邪恶
其他连载278万字
赶尸道长

赶尸道长

紫梦幽龙
清朝末年,局势动荡,连年战火不熄,上有外敌侵略,下有官兵匪患,更兼之草寇横行,致使天下百姓困苦不堪,...
其他全本622万字
我等你,很久了

我等你,很久了

咬春饼
22岁时,念念沉迷唐其琛不可自拔闹僵时也轰轰烈烈。每次提起这段感情,念念总是坦然潇洒“年少不懂事,喜欢过的一个渣男。”并且保证,“这种愚蠢的动心,绝不会有第二次!”26岁时,两人重逢。她被醉意微酣的男人腾空架起,死死按住不让动。“不会有第二次?嗯?”—唐其琛x温以宁;久别相逢、再续前缘。入坑提示霸总狗血、糖中带刀、结局he。内容标签情有独钟破镜重圆业界精英主角唐其琛,温以宁┃配角唐耀,安蓝,柯礼,
其他连载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