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面还在上涨,吴小邪两人离独眼巨蟒也越来越近,吴小邪浑身僵硬,隐约间小腿肚子似乎也因为肌肉过于紧绷而抽疼起来。

好死不死的,被他虚掩住口鼻的老痒憋不住气,眼皮子颤抖着就要睁开,同时四肢挣扎的厉害,吴小邪险些没拽住他,连忙手脚并用将其箍紧,然后小心翼翼地浮出水面。

也幸好独眼巨蟒看不上他们这两只连牙缝都不够塞都小虾米,随意瞥了一眼,便将注意力放在水底垂死挣扎的双眼大蟒身上。

吴小邪稍稍松了口气,对着刚醒来的老痒比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盘绕在青铜树上的庞然大物。

老痒一看,本就泡得发白的脸色更加惨白,失血加上泡在冰水里,他一张嘴牙齿就不受控制咯噔噔打架,一副马上又要晕过去的样子,但他还是顽强的连比带划告诉吴小邪岩洞的顶部有出口,他们只需要顺着水位一直往上浮,最终就能从这里出去。

吴小邪清楚这么下去不行,两人都受了重伤,一直这么泡在冰水里,还没等水位上升到合适的高度呢,他俩倒先被冻死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爬到青铜树上去。

吴小邪凑到老痒耳边小声说出自己的想法,老痒忌惮地盯着独眼巨蟒,微不可查的点头。

两人刚要行动,忽然,眼前的水面飘过几张灰白色的人脸面具。

老痒惊疑道:“那是什么?”

吴小邪忽然意识到什么,伸手捞起一个翻过来一看,里面空空如也,脸色顿时大变,“妈的,快上树,那是螭蛊的壳!”

老痒一听,立马化身独臂杨过,攀住树枝两脚一蹬借着水的浮力一下子就窜上青铜树,动作比猴子还快。

吴小邪在下面看的目瞪口呆,骂了一句也赶紧跟上上树。

两人方才停留的位置已经冒出来十好几只顺着血腥味游过来的螭蛊,并且眼看着就要爬上青铜树追过来。

情急之下吴小邪往自己手心狠狠咬了一口,鲜血瞬间涌出来,吴小邪攥紧拳头逼出更多血,然后挥手将血撒在空中以及水面。

血点融入水中晕染开来,那些螭蛊有了忌惮,迅速远离绕开这一小片区域,然后从另外一边追着老痒而去。

更多的螭蛊已经将水底的蟒尸包围,犹如蚂蟥一般争先恐后地想要寄生进这难得的血肉之躯。

爬了没两步,吴小邪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忽然变得燥热起来,衣服上的水分也在快速蒸发。

正纳闷间,忽然听见上方的老痒惨叫一声,然后浑身抽搐,站立不稳,竟从青铜树上直直掉进水里。

“老痒——”

吴小邪惊呼一声,下意识伸手去拉,却反被带着一起掉下去。

只听见卡巴一声,手腕再次脱臼,吴小邪的痛呼还没出口,就被涌进嘴里的热水堵住了。

没错,是热水,并且还是越来越热的水。

吴小邪沉入水中还没挣扎几秒,包围着他的水就烫的皮肤生疼,并且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吴小邪赶忙浮出水面寻找老痒的踪迹,猛然对上一只硕大的布满血丝的白色眼球,那些血丝还在迅速蠕动堆积,很快,整只眼球变成了赤红色。

眼球中间的瞳孔还在变化,逐渐由赤红色变成狭长的金色。

吴小邪在对上那只眼睛都同时,神色有一瞬间呆滞,仿佛灵魂被吸入一处漩涡中,紧接着,剧烈的头痛眩晕和恶心静他唤醒,这时他才发现,原本冰冷的潭水不知怎的竟然跟之前的炎泉一样沸腾起来,并且泛起的沸泡正在由之前双眼大蟒尸体的地方逐渐向外围扩散。

鬼使神差的,吴小邪扭头看向那只奇异的赤红色金瞳,这才发现,那只独眼巨蟒头上原来的紫色巨眼不知何时竟然闭上了,取而代之的是位于其头顶最上端的一只略小于紫色巨眼的赤色金瞳。

吴小邪人都快吓傻了。

轰隆隆,整个空间开始剧烈摇晃,青铜树对面的石壁上出现了许多宽大的裂缝,更多的水从里面涌出来,整块山面不停地开裂,似乎整个岩洞都要坍塌了。

吴小邪被一股急流冲进其中一条缝隙,刚坍塌出来的通道里面一片漆黑。

吴小邪的身体在急流的席卷下打着转儿在断石从生的石壁上碰撞摩擦,完全丧失了方向感,只能顺着水流一直往下游漂去,最终漂进了水温尚可的地下河里。

这里的水流更加疾快,吴小邪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就感觉到突如其来的失重,随之而来是滔天的水声巨响,电光火石瞬间,已经一头栽进了水里,迅速下坠时脑袋撞到瀑布下面的暗石,然后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从瀑布下游的河堤上被人救起送到医院,到吴小邪记忆彻底恢复,已经过去了七天时间。

原本三天前他就醒了的,但是剧烈脑震荡的后遗症太严重,无时无刻不在头晕恶心,别说思考了,只是稍微想一下,大脑立马天旋地转,记忆混乱糅杂,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差点记不清了。

缓过开始两天,浑浑噩噩的情况稍微好转了些,吴小邪又暂时丧失了语言能力,只能勉强能比划着手势和主治医生交流一点基本情况。

又是一周过去,吴小邪混沌的记忆也断断续续梳理了些,从主治医生口中,他得知自己是被几个武警送来医院的,当时他的情况算是比较危险,全身骨折扭伤擦伤多达三十几处,明显是从高处坠崖撞击造成的。

“不过有一点比较奇怪。”医生道。

吴小邪眼神询问。

医生道:“你被送来的时候身上的致命伤处已经被人处理过了,缝合包扎的很专业,我当时问过那几个武警,他们说捡到你的时候你就是那个样子,他们的队医检查发现没有紧急抢救的余地,便直接把你送来了我们医院。”

吴小邪还要再问,就见医生看了眼腕表,歉意地笑道:“抱歉,我下一个患者的查房时间到了,具体情况你可以去找当时的武警询问,他们走之前留了电话,你需要的话我写给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盛唐中文网【s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盗墓:我家末代族长是小哥》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灵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玩家请上车

玩家请上车

海晏山
“欢迎玩家登上维度裂缝游戏专用列车,本次列车将由E级始发站开往D级站点,请玩家保证生命安全有序上车,并遵守乘车规则。”“乘车规则如下:”“1.非游戏物品请勿带上列车。(内衣裤除外)”“2.必须消费。(列车工作人员均为无薪上岗)”“3.熄灯之后请勿开灯。(艺高人胆大者除外)”“此外,列车鼓励偷袭、斗殴、猎食等多种休闲方式,请玩家随意选择。”“祝您旅途愉快。”*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加加读者群哈!玩家请上
灵异连载645万字
摸金天师

摸金天师

风尘散人
我叫葛天中,今年刚满二十,出生在一个古玩世家,家人世代都是做古董买卖的,具体有多少代人把玩这个东西到现在已经数不清了,反正听我爸说,最早开始倒腾这东西老祖...
灵异连载553万字
寻龙诀:京门五魁

寻龙诀:京门五魁

闲云野鸭
中州五魁,东北熊雷,湘西郑玄,江南苏眉;我叫陶多余,师父是中州五魁之首陶瞎子,二十四年前,师父将半只脚踏入鬼门关的我救回,夺天机为我续命二十余载;二十四年后,师父神秘消失,临行前交代我务必完成两件事:第一件,前往京城,一年之内成为新的中州五魁之首;第二件,带着信物,找到和我定亲的女孩完成婚约;我拿着信物,赶赴京城,找到了定亲的女孩儿,可我不知道的是,我们俩就只剩下……七天的命了。
灵异连载432万字
盗墓:我家末代族长是小哥

盗墓:我家末代族长是小哥

太白十九
盗墓笔记世界的后世,海外张家后人张杌寻在探索张家古楼时意外身亡,熟料绑定了自称是亿万稻米们意念造就的系统,身穿到笔记开始的时期。张杌寻的任务除了探寻父亲留下的残卷里关于终极的真相,阻止终点降临,还有完
灵异连载27万字
死人经

死人经

洛带
误喝坟头冥酒,与鬼拜了天地。
灵异全本441万字
北派盗墓笔记

北派盗墓笔记

云峰
【盗墓+悬疑+鉴宝】从南到北,江湖态,三教九流,这么多年从少年混到了中年,酒量见长,月蹉跎,我曾接触过许许多多的奇人异事,各位如有兴趣,不妨搬来板凳,听一听,江湖见闻。
灵异连载518万字